求你们不要了np

俩年后,念筠已经能走能跑了,就是偶尔跑的及会摔倒。@乐@文@小说 他总觉得额娘和阿玛平时看着他的目光里都闪着光,让他忧伤得紧。

他和他的阿玛不一样,他当初抓阄的时候抓了本书。他额娘觉得他可能这方面有天赋,就很早开始念书给他听。可谁知念筠抓阄时,只是对那四四方方的东西本好奇罢了,抓来放嘴巴里咬了咬,发现味道也不咋的,咋就变成在读书方面有天赋了呢?

过了段时日,他阿玛觉得自家的儿子可能不能每日对着书本,念筠若是不会拿刀枪,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这是这家儿子。第二日一早,太阳都还没出来就把儿子从床上拉起来,说是要练功。这小小的念筠什么都不懂,迷迷糊糊地跟着阿玛扎了半天的马步。

在他懵懂无知的年纪里,他开始明白,阿玛不在府里的日子是多么能让人身心愉悦。

于是每次阿玛出兵打仗时,他就解放了,年纪再大点,他就在书房里翻箱倒柜的找明间画本看,用教书师傅的话说,他这叫做不学无术。明明额娘和阿玛都有特长,而他呢,学什么,什么不精。

念筠无所谓,他这个人不讲究,不强求,特乐观,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平时,无论练武还是念书,若不是他真心喜欢的,他可能真的不会多看一眼。但是现实呢,往往是残酷的,额娘和阿玛逼得紧,不得不看。

这些年来,额娘和阿玛在教育方面虽想法相差甚远,但是在生活里,俩人和睦相亲得很,时常躲过嬷嬷,俩人躲在屋内,用他们的话来说便是讨论讨论古籍上的问题。

念筠嘴里哼哼,阿玛一老大粗,看什么古籍,都是糊弄人的话语。

在他四岁那年,阿玛和额娘又给他添了个妹妹。

起初念筠还兴奋,家里总算能有个吸引额娘和阿玛眼球的人了。以后自己是不是还能更自由些?可是一切都是他多想。

公主府上从不缺照看妹妹的人,自然他们又有大把的时间关注自己了。

*******

念筠自小就是在公主府长大,偶尔得了老佛爷和皇帝的恩准,才能跟着额娘进宫探望额娘的额娘和额娘的皇奶奶,念筠觉得进宫也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儿,每回进宫都能得不少赏。自己的那克出永玮(汉人称舅舅),自小就得皇上的宠,赏赐不断,他进宫都能去他那蹭点回来。

宫里和念筠差不多年纪的皇子不多,年纪大些的都已经分封出宫,小些的根本见不着面。最近,宫里头是有件大事,那就是皇上封了永璂为皇太子。念筠和这位皇太子不熟,都没见过几次。用他额娘的话说,当太子忙得很,一天到底都没多少空,要学这个,学那个,又要帮着皇上处理政务。从古至今,有那么多皇子为了这个位子抢破了脑袋,念筠想着若换作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谁乐意干谁去。对于这事儿,永玮和念筠的想法是相近的。

男人也何苦为难自己呢?

这俩人年纪差不多了多少。每回进宫,俩人多时都装成一副恭恭敬敬斯斯文文的模样,一旦俩人转进了屋子后就开始玩开了。还讲什么那克出不那克出的。

但是和永玮见面的日子总归是不多,念筠也只盼着这位‘舅’能早日出宫建府,到时候也能跟着这位‘舅舅’多联络联络感情。

**********

前些年,念筠进宫的时候,额娘都带会带他去老佛爷那唠嗑。老佛爷对他真是慈爱,什么桂花糕绿豆糕的都是往他桌子上摆。宫里头的吃、□□致美味,都是御厨亲自做的,和公主府是不能比的。

他偶尔能撇到一个生得白白净净,但是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女人。她额娘说这是她晴安布,和她差不多年纪出嫁,也是得了老佛爷的令进宫。这位安布身边也带着个比她年纪小些的女娃娃,那长得水嫩水嫩的,白净的脸上有双明亮的大眼,她见自己盯着她看,毫不留情地就扔来了一记白眼。念筠心里哼哼,转过脸去,本小爷也不屑看你。

这女娃娃唤作琳儿,念筠听永玮说过,晴安布虽然是个温和的人,但是她的女儿琳儿却和她截然不同,嚣张跋扈得很。

对于这样的人,念筠也没打算和她多打交道。在宫里,按照礼数,要喊她声妹妹,一出宫,自己和她就没什么瓜葛了。

念筠的想法确实没错,可是没过多久,念筠就知道了件和琳儿有关的事儿。

那回,念筠偷溜出书房,自个在外头转悠,他转到额娘的房门口时,听到里头传出声音。他觉得好奇久凑到门外听,他这人的耳朵比常人好使,这里头声音不大,却能让他听得清清楚楚。

“晴儿的女儿生了天花,我想救她。”

“紫薇,你若是救了,你就不怕惹人怀疑吗?这么多年来,我们说过不会拿它做些太招摇的事儿。在过去,我们都是把水搀到吃食里送去给人家,但是这回不一样,这是天花,吃不了什么补品,我们送药过去又说不过去。眼下,晴格格也并未与你交好,你救琳儿,她并未会领情碰你送来的东西。”

紫薇叹了口气:“我是想念念旧情,经你这么一说,我是有些多管事儿了,但是礼数总是要到,我到时候会拿着那里面种的药草和补品送去,她们若是不吃,我也没办法,一切随缘吧。”

“如果这能让你心安,那就这样办吧。”

念筠听得糊里糊涂,什么那,什么水,什么东西那么神奇可以救人?但这好奇也就一时,毕竟年纪小,没过多久就忘记了。

在偷听完额娘和阿玛对话的第二日,念筠就看着自己的额娘坐着轿子出门了。念筠知道额娘要去哪里,他只听永玮那克出说过琳儿傲慢跋扈,但那只是听说,却不知道她究竟是个怎么的人。

那一刻,他心里也有些希望,额娘此行真能让琳儿恢复如初。

可是没过得多久,外头就传来琳儿死去的消息,天花这种东西在大清朝还是无药可医。

这也是念筠第一次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死去,尽管这人不算熟,但是他渐渐明白人的生离死别。书上都说是人终有一死,只是迟早而已。

为这事儿,他难受了一些日子,找了很多书来看,想看看生死相关的东西。他平日虽嘻嘻哈哈,但是有些难过的事儿却不喜欢与人说。

他看着额娘阿玛相处融洽,或许,在有限的时日里,找个能和自己真心相对融洽共处的人,也就能让人无惧生死,淡忘病痛。

念筠这样想着,但过了段日子,又忘记了这段痛楚,继续过自己逍遥自在的生活了。

********************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