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

玄鸟在紫红光幕中发出狂咧凄恻的鸟鸣声。翻腾飞转,陡然变回白衣翩翩的男子。面色灰白,忽明忽暗。

徐偃王似没料到熊挚突然之间舍弃兽身,阴阳光幕受到的抵抗之力瞬息减小,加之注意力过于集中,脚下一阵踉跄,光幕倏然晃动,涟漪激荡。

熊挚火眼凶光咋现,紧身张口,一道清冽白光从他嘴中喷出,如彗星横空,破开阴阳光幕,电射徐偃王。

徐偃王适才毕集真气将“阴阳咒”发挥极致,真元大耗,不料熊挚在如此铁壁合围之下竟还能反戈一击,惊骇震异,大吼一声,右臂转折,中指弹出,使出“阴阳咒”中最为厚重的“阳幕”。

雄浑赤光在他拳头上迸爆飞出,幻化为巨大的光幕,但身前还欠些许“阳幕”未成型,那白光已如急电般破入“阳幕”之中。

“咻”的一声,“阳幕”崩裂溃散,那耀眼的白光从小乙前胸没入,后背飞出,倏地直冲幻彩流光的夜空,在炙热的狂风中呜呜旋转。

徐偃王微微一震,迎风傲立,哈哈狂笑道:“龙鳞!好一把弑君为民的匕首。”周身上下,蓦地亮起艳红的光芒。全身仿佛瞬间透明,“噗噗”声大作,身上喷出无数道血线。

幽姬与秦殇齐声惊呼,∫≌,↙飞掠上前,徐偃王想伸手将他们推开,但却猛一摇晃,伫立不稳。幽姬默念法诀,施展真气,将他周身伤口全部粘合,但他体内经脉错毁,恐怕不是一时半刻所能恢复了。灵眸微红,似对徐偃王附身小乙,让他受了如此重的内伤,颇为不满。

徐偃王似看出幽姬心思,咳嗽连连,笑道:“姑娘不必担心,我既然借了小乙兄弟肉身,自然不会欠他人情。”

秦殇瞠目惊骇,熊挚明明已被“阴阳咒”所困,但却不惜腐骨之痛,以玄鸟肉身强行撞击“阴阳光幕”,诱使徐偃王阴阳合击,然后乘他真气磅礴之际,突然变回人身,致使阴阳错乱,相互排斥。而他自己毕尽全身真气,发出龙鳞仞。这自杀似得两败俱伤的打法,由他使将出来,即便是徐偃王,也是避无可避。

熊挚在空中哈哈狂笑,随风跌宕,似乎随时都要掉落,蓦地将那龙鳞仞重新吸回腹中,嘿然冷笑道:“义兄,这龙鳞仞本是你教我刺杀周天子之法,今日义兄反倒先尝此法,不知威力几何?”

徐偃王衣袂鼓舞,重瞳之中闪过奇怪的神色,又像是伤心又像是欢喜,喘息嘿然笑道:“龙之逆鳞。其必反主,小碧就是为它所害,却没想到你竟然把它当成了宝。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熊挚张口大笑,自诩承天之命。却真气不继,猛地朝下急坠,跌入寒潭之中。幽姬大惊,连忙御风飞到潭上,想将熊挚抓回。若不乘此獠今日真气尽毁,只怕来日已无人是他敌手。

只是寒潭幽幽,涟漪渐止,那里还有半分活人气息。

夜色茫茫,星稀月朗,寥落地悬挂在巍峨穿云的泰山之上。大风呼号,鲁国王宫之中断断续续传来锣鼓哀鸣之乐。

泗云衣袂猎猎,昂然兀立。远处依旧有火星在隐隐跳跃,众将士正三三两两,围着篝火侃侃而谈。

突然,听到远处脚步沙沙,转头望去,龙宣领着一行人走了过来,当先那人银盔白甲,背负长枪,身上血迹斑斑,正是水族大将康墨邪。

泗云狂喜,大踏步上前,笑道:“康副将,你可算来了,山南的王宫亲卫愿否归降?纪子羽的五千大军现在何处?”

康墨邪神态凝重,朝他躬身行礼,沉声道:“泗云殿下,山南王宫亲卫悍勇顽抗,已被纪将军下令全部歼灭。眼下五千大军已经将王宫南门和西门尽数围住,只等殿下一声令下,到时我们四面合攻,定可一战而下。”

泗云心中一震,大失所望。山南王宫亲卫乃是自己第一支率领的军队,其中不乏众多与自己出生入死,同饮同寝的好兄弟。此时他们被全歼,心中一阵黯然。对泗晞的仇恨更是深入骨髓,若不是他弑君篡位,何至于这些鲁国勇士惨死于自己人手中。

当下微敛心神,沉声道:“康副将,烦劳你去通告纪子羽一声,令他率大军重回山南行营之中,且要在其内高举火把,暴露目标。如此王宫定然要派遣援军。如此我从北门攻下王宫将不费吹灰之力,也可少些将士死于自己人之手。”

康墨邪和龙宣心中一亮,这位泗云殿下真是用兵如神,智计百出。精神俱是一震,各自领命去了。

时近天明,大风忽卷,乱草起伏,蹄声如狂潮,大地隆隆震动,鲁国王宫内涌起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穿过南门直往山南行营去了。

龙宣伫立山峰之上,自然将鲁军动向尽收眼底。心底对泗云敬佩之意不由又加深几分!这帮鲁军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心神激荡,举起号角,“呜呜”长吹。

五千将士枕戈待旦,等的便是此刻。顷刻间,整座营寨号角大作,鼓声咚咚,声势震天动地。

泗云假寐陡醒,御风破空,冲天盘旋,纵声高喊道:“第一个登城墙者,赏千金,赐美女五百,封地二百里。”

他的声音惊雷滚滚,遍野回荡。听得五千将士热水沸腾,士气高涨,尤其是龙宣听闻美女五百时,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率先御风急冲,杀向鲁王宫。

五千将士惊愕失色,随即又醒悟过来。分着五队,相互掩护,次第急速冲锋,啸吼不绝,势如狂飙怒卷。

号角激越,杀声震天。王宫城墙上的守卫瞠目结舌,惊惧不已。遥遥望去,四面八方火炬漫漫,连接于天地之间。仿佛星河滔滔围合,恢弘壮观。

几在同时,只见一道人影凌空而立,横枪怒目,喝道:“吾乃太子泗云,率兵勤王,诛杀泗晞逆贼而来,若有抵抗者,与泗晞同罪,杀无赦!”

鲁国卫士只觉耳中声涛崩裂,气血翻涌。齐齐昂首看去,只见一人金衫飘飘,剑眉如髯,凌凌直如天神,当是太子泗云无疑。纷纷弃兵投降,跪拜高呼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