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夺我机缘,穹引、夏野,你们死吧!”珏公主神情颇有些癫狂,她为了铸就完美基础,准备了太久,不然早就晋升统帅了,结果却是这样。

只见珏公主虚空一握,仿佛捏住了某个人的心脏。伪千古名局开始收缩,万千黑白棋子如同一根根钢钉,刺入邀月秘境内部。纵横的棋盘线条如同一张不停收缩的大网,将邀月秘境勒出一道道裂纹。

一张图纸毁灭一座秘境!

一世之尊都很难办到,但有着一世之尊威能的伪千古名局棋谱却能!因为它本身就是属于空间封锁、禁锢、困杀类的宝贝,而且还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宝贝。在特定的时候毁天灭地,是可以实现的。

“疯子。”秦文悄声评价。本来这邀月秘境就保不住,何苦需要自己出手,平白拉了仇恨而已。

这个女人是真蠢,还是装蠢?如果是装出来的话,那演技满分啊!

穹引的月华神髓领悟还未完成,此时秘境毁灭的话,月华神髓也会湮灭。而穹引借助月华神髓涅槃重生的法相将晋级失败,轻则法相破碎跌落等级,重则直接身亡。

夏野一脸凝重,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要毁掉自己刚刚控制的秘境空间?这么不给面子,那就只能撕破脸了!

“想得美!”夏野轻抚身后的剑匣,虚着眼睛道“之前我就不计较了,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但凡敢打邀月秘境主意的,都最好自己准备棺材!本大人管杀不管埋!”

“一张破图假谱说的像什么似的,今天本大人说了算!”夏野身后羽翼舒展,身后剑匣打开一道缝隙,一柄漆黑的三尺长剑落入他的手中,散发出无边锋芒。

铮!

李放歌怀中的白帝剑发出争鸣,主动飞到李放歌头顶,和夏野手中的黑剑相向而对,僵持不下。

“嘶!这锋芒也是尖锐,七域年轻一辈谁人能挡?”

“夏野英山一剑封神,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由此造诣!”

“这样的神剑在手,未必不能破掉伪千古名局。”

“不,我不看好夏野。若是李放歌出手,我没有意见。可夏野有了这样的神剑,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剑道修为,空欢喜一场罢了。”

“这柄黑剑,怎的如此眼熟?”

“你这么一说……莫不是两年前在绝望黑典地域出土,搞得一域沸沸扬扬的那柄绝世凶剑?”

“当真是那柄剑!据说叫做灭绝凶剑,是绝望黑典域主大人看中的宝贝!”

“夏野好生运气,这样被哄抢的神剑都能落到他的手中,可惜……无福消受之。”

围观的恶魔中统帅都有好几十上百位,大家眼力不凡,几句话就搞清楚了灭绝凶剑的出处。

不过却没有人看好夏野。

就算上一次夏野剑斩凤栖莱,可这一次他面对的却是一张古老的棋谱。虽然是仿品,但依旧有那两位大能的痕迹,尤其是其中一位目前已经问鼎恶魔大陆巅峰!

说得夸张点,用心叫一下那位的名字,说不定那位都能有所感应。在心中真诚的祈祷,说不定还能获得那位赐下的神秘力量。

这样的层次,和恶魔神灵比起来,已经不差什么了。

然而夏野全然不管这些,他有的,其他人怎么会知道?

只见他眉心伤痕破口而开,赤色的破妄天眼转动一圈,一串串肉眼无法察觉的数据从眼球中蹿出,在棋谱上来来回回的穿梭。

几息之后,无数符文在破妄天眼中闪烁,然后一个个代表着破绽的红色小点就出现在了夏野的视野中。

有大有小,甚至有一个无比猩红的小点,赫然便是整张图谱的核心中枢。

“给我破!”

夏野纵身一跃,六翼扇动,简单粗暴到极点的翼杀开启。丝毫没有美感的一剑刺出,正中红心。

伪千古名局仿佛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情愿破坏自己的封印阵型,也要调动黑白棋子拦截夏野。与此同时,那个红点也在攒动,在隐藏,在躲避。

铮!

打开了第一道封印的灭绝凶剑觉醒了自己的尊严,要斩你,你还敢逃?逃得了吗!

无边凶气涌动,剑气纵横,将千千万万颗黑白棋子尽数斩中。变化万千的棋局一下子成了死棋,穷尽变化也躲不过这一斩!

滋滋……唰!

黑白棋子消失,纵横的纹路隐没,一张古老发黄的图谱飘零落下。珏公主伸手,夏野同样伸手,二人一人接住了半片。

这张堪比一世之尊威能的图谱,竟然被夏野一剑两断!当真破开了!

珏公主面色发白,一半是图谱破碎后的反噬,一半则是被夏野绝世凶煞的剑势吓住了。

秦文双眼一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放歌,这……是你那一剑吗?”

秦文的话,只有李放歌能懂。因为秦文问的是,这一剑,是不是李放歌斩断他天命之子的那一剑!

李放歌默不作声,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剑痴的世界,谁都进不去!

“你以为你赢了?你错了!你一开始就输了!从一开始,你就是输家!”珏公主缓过气来后,彻底暴走。夏野破除了她的安排,但仅此而已。

珏公主的安排只不过是邀月祭典中的一环而已,成则皆大欢喜,败也丝毫不影响大局。这一局,从一开始,辉煌城堡就没有机会!

“爆破阵法准备!”珏公主一声号令,还未彻底从恶魔大陆隐退的邀月秘境中突然亮起了许多各色的小点。

那是一座座爆破阵法,一旦其中三成发动,就足够邀月秘境被炸成粉碎。

“你在干什么!这里是辉煌城堡,你敢放肆!”外界观战的统帅强者看清了珏公主的用意,出声呵斥。

“没错,这是辉煌城堡啊!”残暴锁链的使臣白星突然微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绝望黑典、通天石塔、蛮荒古殿的使臣们都站在了白星身旁。恶魔教廷的顾常庸祭祀虽然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双眼放空,仿佛不会插手。但沉默,在这种时候,难道不是一种表态吗?

连死亡冰原的陆祭酒都不得不退后几步,观察一下局势之后在做打算。

虽然也就四个,不,应该是五个统帅恶魔站在辉煌城堡上空。但整座辉煌城堡如临大敌,因为这五个人,代表了五大势力……而且他们绝不会只是五个人而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