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桌子下吃总裁的大j

眼看着自己手下那群无用的蛤蟆兵在大马猴的猛攻之下几无一合之敌,大眼蛤蟆再也无法忍耐,大叫一声握紧两柄钢叉冲了过去!

马将军虽然在激战之中,却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觉察到对方主将来袭,它赶忙将纠缠着自己的几只蛤蟆兵逼到一旁,手中弯刀一划,将大眼蛤蟆的钢叉抵住,紧接着又飞起一脚,转守为攻!

马将军的战斗经验显然要比那大眼蛤蟆丰富许多,简简单单的两个动作,不但将自己的危机化解,还展开了更加凌厉的攻势,大眼蛤蟆的招式虽然也相当精妙,但却少了一股视死如归的劲头,它那些未经训练的手下更是不济,被几只小猴子杀得溃不成军,几乎无还手之力

自始至终,叶川的目光一直定格在那马将军的身上,马将军的刀法很简单,但却往往能够在出其不意间突然变招,让大眼蛤蟆措手不及,叶川也算是一个使刀的行家,但这样的刀法却是他见所未见,他隐隐觉得,这样的刀法若是自己来用,必然对实战大有益处!

兵者,诡道也,这里的兵多用于专指兵法权谋,但放在兵器的使用上也同样合适,对战之时一攻一防,攻得想要突破防御,防的想要挡住进攻,如何打破僵局制造出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全要看招式上的变化。

而马将军的招数却是天马行空,每每用叶川想都想不到的方式创造出战机,看得叶川在心中连连喝彩!

蛤蟆兵的落败已成定局,就连那大眼蛤蟆也被马将军一刀砍翻,倒在了血泊之中,马将军自己身上也满是伤痕,毕竟双方数量相差悬殊,它虽胜了,却也是惨胜。

但在叶川看来,这却是一场漂亮的胜利,无论是马将军那精湛奇绝的刀法,还是小猴子们精妙的配合,都让他看得大呼过瘾。

“今天我不杀你,你的手下也都只是受伤而已,并没有死掉一个!如果还有下次,我绝不会这样便宜就放过你!”,让叶川感到意外的是,马将军却并没有将大眼蛤蟆杀死,而是用弯刀在它脑袋上指了指,就带着几只同样是遍体鳞伤的小猴子离开。

大眼蛤蟆死里逃生,哪里还会在乎什么颜面,爬起来屁滚尿流的带着一群手下很快就消失在叶川的视野之外,马将军命令小猴子们处理了一下伤口,它自己则是取来一个水袋,走到了叶川的面前。

“不用再装了,看了那么长时间好戏,别以为我没有发现!”,马将军将水袋的塞子打开,凑到叶川的嘴边。

叶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喝了几口水之后就将头扭到了一边,显然,这马将军虽然看出他已经清醒过来,却并没有看出他的身体其实已经完全恢复了力量,否则的话,断然不会任由他如此轻松。

那几只小猴子虽然身体瘦弱,但行事却相当彪悍,草草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就扛起叶川继续前行,马将军这一次却是走在了最后面,脸色一直很严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叶川大致能够猜出这马将军的心事是什么,这妖精之国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美好,至少它的内部正在面临着分裂的危机,马将军可能是维护正统的那一派,而大眼蛤蟆却是挑战正统的那一派。

虽说这一次马将军杀得大眼蛤蟆大败而归,但从它们两个战前的对话中就可以知道,维护正统的一方正处于全面的劣势之中,一次小规模战斗的胜利,并不足以扭转整个局势。

而马将军之所以没有对大眼蛤蟆下杀手,或许是因为它还顾念着同为一国的情分,它并不想同旧日的同胞战斗,这,才是最让马将军感到痛心的地方。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更何况是一国,叶川忽然感觉到,自己这一次来到天九层,或许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经历,而作为一名闯入者,叶川也已经做好被卷入妖精之国纷乱之中的准备!

也不知又走了多久,被小猴子们抬着的叶川已经睡了一觉,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却还是没有到达目的地,为了麻痹马将军,叶川必须做出一副四肢瘫软的样子,几个时辰下来,浑身却是真的僵硬了起来。

妖精之国的夜色很美,在这里看星星,总感觉星星距离自己很近,只要站到高处就能伸手将其取下,一轮弯月也是亮得出奇。

只是此时叶川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他不知道马将军要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而玉伯也不知去到了何处,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叶川对于妖精之国的了解几乎为零,要他独自来应对这一切,的确是有一些强人所难。

“人类小子,等会我会带你去见一个人,注意不要乱说话,否则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能活着离开妖精之国!”,走过一段向上的阶梯之后,马将军忽然来到叶川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小声道。

叶川赶忙点头,在这天九层之中,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护自己,正如玉伯所说,这大猴子的实力相当不简单,即使是叶川同其对决,也未必能够占到便宜。

回想起马将军在对付那大眼蛤蟆时所施展出的手段,叶川不由得一阵心悸,如果将那大眼蛤蟆换做是他,面对着马将军那诡异的刀法,又能有几成胜算呢?

小猴子们抬着叶川走进了一个房间,那房间十分高大,装饰却极为简单,屋顶上能够看到被烧毁过的痕迹,小猴子们将叶川放到地上后就转身离去,马将军却是如同标枪一般笔直的站在叶川身旁。

“马将军,你也先退下吧!”,一个稚嫩的女声忽然响起,这声音极为悦耳,听得叶川心里麻酥酥的,若不是担心被马将军瞧出破绽,叶川真想扭头去看看发出这声音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可是公主,这”,马将军闻言一愣,本能的想要拒绝。

“你不是已经给他服下你特制的迷药了吗?从小到大,我还从未见到过有谁能在服下你的迷药之后还能不老实!”,那女声嗔怪的说道,语气中似乎有一丝撒娇的成分。

马将军虽然仍觉不妥,却终究是拗不过那女子,瞪了叶川一眼后大步离去。

马将军一离开,叶川心里立刻活泛了起来,他忌惮那马将军的打法,但此时马将军被支开,房内的那女子又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中毒,如果时机拿捏的到位,他可以瞬间掌握主动。

“这就是人类吗?脸上光秃秃的,真是好丑哦!”,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那女子似乎正在慢慢走近,叶川保持着仰面朝天的姿势,他能看到的,只是屋顶而已。

虽然看不见,可他的嘴却不闲着,不服气的说道:“脸上光秃秃的不好看?像大马猴那样满脸都是毛的,才是真的丑呢!”

“大马猴?你可要小心了,马将军最不喜欢别人叫他这个外号,若是被它听到,少不得会让你吃一些苦头!”,那女声忽然笑了起来,叶川正欲再说,一只壶嘴却是伸到了他的嘴边,他赶忙衔住,轻轻一吸,壶内清凉的浆露流进他的喉咙,顿时一阵畅快。

“你也不要怪马将军用这样的方法把你带来,你们人类最是狡猾,马将军向来行事小心,若是在以前,这样的小事根本用不着它亲自出手,可现在,总之,你要相信我们对你并没有恶意,若是你能配合的话,我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完好无损的离开妖精之国,甚至,我们还会给你一定的补偿!”,叶川能够感觉到那女子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坐了下来,她的声音分明很稚嫩,但话语却很有条理。

叶川能够想像到,这肯定又是一个过早的承担了重担的可怜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与叶川有着一些相似之处,二者都是不得不早早的承担起原本不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责任,这责任能够让人快速的成熟起来,但若是一着不慎,也可能让人彻底疯掉。

叶川很庆幸自己扛住了重担,他也能够感受到,此时同他对话的那一名女子,也正是因为那重担的存在,说起话来才会老气横秋。

“我是该称呼你为公主吗?”,叶川笑了笑,开口问道。

“随你好了,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公主和平民,又能有什么区别!”,那女子无所谓的答道,她并没有对叶川知道了她的身份感到惊讶,马将军虽然足够忠诚,武力也相当彪悍,但脑子有时却不怎么好使,如果人类真如传说中那么狡猾,从马将军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是易如反掌。

“公主殿下,你口口声声说着不会伤害我,可如今我不但身中剧毒,更是被五花大绑着扔到你的面前,难道说,这就是妖精之国的待客之道吗?”,叶川笑了笑,此时他已隐约猜到对方是有求于自己,正因为如此,他的语气,也已变得相当的轻松。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