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办公室玩弄人妻

;“难道真的有军队胆敢进犯狼族都城?”刚刚听到这般低沉的声响,聂长空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师傅,难道真的是战争?”凌天忍不住惊呼道。

聂长空点了点头,“走,我们去南城看看。”

凌天点了点头,雀雀欲试的跟着聂长空向南城的方向奔去。

见凌天一脸的兴奋之色,聂长空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立刻肃然道:“这是战争,不是个人决斗,不到万不得已,别逞强,明白么?”

被聂长空一语道破,凌天脸上的兴奋神色顿时萎靡了下来,“知道了,师傅。”

就在两人准备向南城的方向奔去时,身后却传来了夜枭熟悉的声音,“聂长空,等等。”

听到夜枭的声音,聂长空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迅速回头望去。

眼及处,只见夜枭正骑着他那头巨型白虎,自远方狂冲而来。

“听说你要走?”刚刚奔到近前,夜枭便焦急的问道。

聂长空丝毫不避,直视夜枭的双眼,点头道:“不错。”

夜枭抬头看了一眼声音越来越密集的远方,也没多说什么,顿时对身后远远跟来的其中一名战士说道:“将你的地龙给聂长空。”

那名战士应了一声,立刻从地龙背上一跃而下,又恭敬的将地龙牵到了聂长空面前。

见夜枭如此焦急,聂长空不解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跟我来就知道了。”

如此说了一声,夜枭夹了夹座下白虎,瞬间向南城暴冲而去。

见夜枭已经走远,聂长空也不再耽搁,一把抱起身后的凌天,也迅速跨上地龙,而后向夜枭离去的方向追去。

狼族都城虽然宽阔无比,但骑在地龙上,聂长空与凌天两人也很快来到了南城。

往日一直大开着的城门口,此刻却紧紧关闭着,高达五丈的城墙上,无数狼族战士弯弓搭箭,同时对准了远方。

即便是那些手握粗糙铁器的战士,此刻也都一脸凝重的盯视着南方的天空。

而早就已经到达此处的夜枭,正骑着白虎站在城墙最高的位置,一双炯炯有神的狼眼睥睨四方。

见聂长空到来,他立刻对周围一名狼人嘀咕了几句,那名狼人战士点了点头,迅速奔到聂长空面前,恭敬的说道:“诅咒师,少主请您上城墙一叙。”

不用这名士兵多说,聂长空早就已经骑着地龙飞奔而上。

随着聂长空冲上高达五丈的城墙,周围的景物瞬间霍然开朗,一眼望去,是一幅辽阔无比的茫茫森林,方圆二十里内的景物毫无阻挡的出现在视野里。

然而在视线尽头,一股如同风暴般的烟尘却铺天盖地向此地扑来,还未临近二十里,那股扬起的烟尘就遮天蔽日,将远方的森林全都遮住了。

“这是什么?”

见到这一幕,聂长空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第一眼他也认为是沙尘暴,只是转念一想,这南方的茫茫森林,高山险水,又哪来的沙尘暴?

既然不是沙法暴,就只剩下另一种解释,那股烟尘很有可能是无数军队在奔驰时,所造成的景象。

果然,聂长空的声音刚刚落下,夜枭就凝重的望了过来,“若我猜得不错,那些应该是一股超过十万人的军队在向都城扑来。”

“什么?十万人?”聂长空还未说话,坐在聂长空面前的凌天就低呼了一声。

别说凌天,饶是心性淡漠的聂长空,在见到那股遮天蔽日的烟尘后,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烟尘越来越近,不过短暂的时间,又前行了几里,烟尘所过之处,所有景物全被吞没其中,“轰隆”之声越发震耳欲聋。

随着距离的拉近,夜枭的神色却又瞬间剧变,“那不是军队,而是、而是兽潮。”

此话一出,周围的所有狼人顿时变色。

“什么,居然是兽潮?”

“这种兽潮千年难得一见,为何此刻会突然出现?”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聂长空不解道:“兽潮又如何?”

夜枭道:“兽潮是由无数种不同的野兽与魔兽聚集在一起,向某个方向狂乱奔走。”

“既然只是兽潮,应该会比军队好应付得多吧。”

听到聂长空的话,夜枭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你根本就不了解所谓的兽潮,倘若其中全部是一些小型野兽也就罢了,偏偏每次都夹杂着许多强大的魔兽,而且数量绝对远远超出我刚才的预测。

见聂长空依旧满脸不解,夜枭继续解释道:“这些魔兽似乎都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惊扰,变得疯狂而暴躁,这等兽潮,远比同等数量的军队恐怖得多,所过之处,一切将被夷为平地,即便是这都城,也绝对难以幸免。”

聂长空更加震惊了,他万万没想到这兽潮竟会如此可怕。

只是往身后看了一眼,见密密麻麻的狼族军队正向这边赶来,又见城墙高耸坚实,不禁疑惑道:“都城内不是有十万军队么?加上这么牢固的城墙,难道也守不住?”

夜枭眼中的担忧之色越来越浓郁,“毕竟是魔兽,最多也只能坚守一时,要知道我狼族境内每发生一次兽潮,所过之处,再坚固的城池,也会被踏成粉碎。”

说到这里,夜枭突然目光炯炯的望了过来,眼中充满了某种期待之色。

见夜枭望来,聂长空一怔,片刻间似乎就想到了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依你所言,这兽潮比战争恐怖十倍不止,我虽然身为诅咒师,亦无能为力。”

夜枭更加焦急了,语无伦次的说道:“怎么会无能为力?你一身诡异莫测的诅咒术,连毒龙兽与摄魂鸟这等凶兽都被你轻易灭杀,难道你对付不了这等普通魔兽?”

聂长空摇了摇头,“事已至此,还是好好坚守城池吧,你应该也知道,我的诅咒师面对这种大型战争,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夜枭依旧不死心,“在望月城之时,你不是”

夜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聂长空挥手打断,“你错了,我上次在望月城,不过是迷惑了你一个人,让你下令撤兵而已,但这是兽潮,根本就不听谁的指令,我即便有诅咒术,也无从下手。”

聂长空说的倒是事实,饶是他的诅咒术已经迈入了第七阶,最多也只能同时迷惑一百六十只野兽,这股狂潮成千上万,覆盖范围又如此广阔,凭他此刻攻击范围才在一百六十丈,即便能挡住一个角落,整个狼族都城如此之大,也鞭长莫及。

就在聂长空与夜枭谈话间,远方那股兽潮已经临近了十里。

随着距离的拉近,此刻都能隐约见到最前方,无数只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猛兽疯狂冲来,就连漫天烟尘之中,也站出无数只飞禽。

狂潮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大片森林在快速倒下,又在无数铁蹄下践踏中变得支离破碎,“轰隆”之声尤如无数惊雷炸响,地面都在剧烈颤抖,城墙摇摇欲坠,各种猛兽的咆哮声直冲九霄。

即便还相隔十里,城墙上的狼族战士也惊得全身躯战栗不已,眼中都写满了绝望之色。

因为谁都明白,即便城墙再厚实,也挡不住这般乱流,一旦接触城墙,无数猛兽狂禽便会不顾一切的冲撞城池,前仆后继,疯狂至极,直到把城墙冲破,将城内所有一切踏得粉碎,才会继续往下一个方向。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之中,至少此刻站在聂长空周围的狼人就没有。因为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聂长空身上,紧张的同时,眼中却依旧不时闪过一抹希望之火。

刚才聂长空说无能为力的话他们也听到了,不过既然能够轻易灭杀四大凶兽之二,而且此刻聂长空依旧一脸淡然,在他们想来,或许这次聂长空也能创造什么奇迹。

见聂长空只是自顾沉思,夜枭更加焦急了,“你究竟有没有什么办法?”

聂长空身躯一紧,但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他也曾经想过用催眠术,凭借自己此刻第七阶的精神力,应该足以催眠无数只猛兽。

然而毕竟攻击范围有限,但他的精神力再强大,也有消耗完的时候,一旦枯竭,可以想象,或许瞬间就会被无数兽蹄踏成肉泥。

“什么?”夜枭彻底绝望了,“倘若你也没有,那这狼族都城,绝对撑不过明日。”

聂长空没有回话,只是怔怔望着越来越近的兽潮,脑海里百念急转,片刻后,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侧头望向夜枭,“魔兽的等级制度是不是很森严?”

夜枭听得一头雾水,“是啊,那又如何?”

聂长空没有回答,瞬间抱着凌天自地龙上跃下,而后目光灼灼的盯着夜枭座下的白虎,“你魔下白虎与一般的地龙相比,速度能快多少?”

夜枭依旧不明白,但还是如实说道:“至少有地龙的两倍,日行千里当不在话下。”

聂长空一喜,“如果便好,借你坐骑一用。”

“你想做什么?”

聂长空不耐的催促道:“没时间解释了,你们坚守住城池,希望还来得及。”

也不等夜枭还坐在白虎上发愣,聂长空的那双深邃的眼睛,瞬间移到白虎的双眼上,而后低喝了一声,“过来。”

这次聂长空直接施展了诅咒术,以至于白虎原本还充满灵性的双眼,顿时一阵恍惚,片刻间就变成了一片混沌之状。

见自己的坐骑居然不听使唤,夜枭顿时急了,不过看到白虎混沌的双眼,他顿时明白了什么,大喝道:“聂长空,你”

夜枭的话还没说完,立刻便迎来了聂长空另一声低喝,“给我下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