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的欲望

()“一牵情扣,相传带上此令的两人便会永永远远地在一起,仙子在妖族那边等我好吗,终有一日我李羽会踏着五彩的祥云正大光明地去妖族迎娶你!记得哦,一生既然情牵那么永生都不能改变~~”

看着眼前温柔给自己带上铃铛的男人以及那绵绵地情话,瞬间毫无准备地凤依惜便睁目结舌无法反应过来了。www.wenxue6.com【全文字阅读】

而就是趁着这一刻,一双略薄的嘴唇与凤依惜的一双红唇相接了!

感受着怀那细微地挣扎,李羽并没有放开继而反把凤依惜抱得很紧很紧,紧的两人便连呼吸声都由驳杂变成了一至,久的好似天荒地老也不过就在眼前

刹那,瑰丽的光点纷飞了出来,一点一点如同萤火虫包裹着李羽跟凤依惜两人。

这似是一牵情扣在遥相呼应着两人的情感,为这两颗渐渐合拢地心坐着见证~~

这一刻李羽脑子突然一白,终于他看清楚那时在大凶之**的白色光点里的家伙是谁了,可不就是凤依惜嘛~~

微微泛着苦笑,李羽一推将心爱的人儿推下了崖,然原本被光点所吸引的妖族们立时便看到了坠落下来的凤依惜,在血脉的牵引之下纷纷来援

“哼,你们计都仙门好大的笔啊明尊老道!”

在一间不在上下四方之内,不属古往今来的所在此地有着十个座次,而坐在这十个座位之上的便是当今天下宗门势力最为庞大的正道魁首,亦就是十道庭的十位掌教了。

“哼,怎么脂玉仙子我计都仙门如何做还要看你浮华天宫的脸色不成?”

“如此我倒是不敢,只不过你们计都门下竟然如此正大光明的帮助妖族公主,听说甚至便连明剑都出了,如此还真是叫我们这些正道同仁大开眼见啊~~”

“脂玉仙子所言在理,明尊你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说话的乃是昆仑仙门的掌教玄真道人。

“交代,什么交代?若是要靠着擒拿小辈去威胁妖族,那我只能说玄真你们还真是越活越有出息啊~~”

争锋相对,明尊当人面对几家的质问竟是半丝都不肯退让。

“明尊所言也是在理,咱们自诩正道岂可做那等下滥之事,血煞白骨宗以及天尸御鬼宗可以没有那么多地顾忌,咱们的脸还是要的嘛~~”

有人出口帮助明尊说话了,令人意外的是这家伙竟然是战兽狂宗的兽狂道人,这一点倒是远远地出乎了明尊的所料。

不过,转念一想往昔听闻到的一些小道消息,明尊地脸上又不禁显露出了几分地恍然,或许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并非是假的啊~~

十道庭,看似都是一个级别,但昆仑仙门、战兽狂宗以及计都仙门皆乃是道祖门下,底蕴实力自然非是其他门道庭可比,故而当战兽狂宗与计都仙门达成同一战线的时候,有些事情往往也就足以决断了!

“好了,此事略过不提,妖族不过就是一个久远的名词谅他们现在也难在翻起什么风浪来,咱们还是谈谈战天真君的事情吧~~”

这一次开口的乃是龙虎山的掌教降真上师。

此刻距离李羽单人闯关强势送凤依惜回家已经过去了半个来月,以李羽的这件事情自然还是不足以让得十道庭地十位掌教齐聚的。

十位掌教之所以聚集在此实际上乃是因为就在李羽把凤依惜送回妖族以后的第天,出现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

战天真君的传承开启了!

但结局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因为所谓的传承压根就不是传承,战天真君竟然没死~~

没错了,这看似荒唐的事情竟然会是一件实事。

送回凤依惜的第天李羽还处在昏迷之,就在正午阳光最为猛烈的时候,突然自李羽的小世界石内飞出了几样物件。

那东西赫然便是战天真君的道统残片!

这些道统残片飞旋上空俱都落在了幽木森林的上面,所有道统残片齐聚最后形成了一雕满龙纹并且上头还趴伏着一只梼杌的石柱。

原来战天真君的传承想要开启第一步竟然就是必须汇聚所有的道统残片,而当这些道统残片汇聚成柱往那传承之地一顶,立时一道平躺地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之。

顿时人妖两族大乱,人族的世尊以及妖族地妖圣们纷纷开始冲向了战天真君的“遗体”。

正当两族之人战得激烈战的疯魔的时候,突然战天真君的遗骸动了一动,随后竟就是站了起来!

在所有人的不敢置信伸一招神枪归位,随即便是一场撕天裂地的大战。

这一战直是让得风云变色天地失衡,元婴世尊以及妖族的大圣加上来死伤超过了四位,便连妖族无上妖皇凤妃天亦是受了重创,若非最后战天真君主动离去,结局会是如何当真是难言啊~~

也幸得经历过上次的邪祸之后,计都早有准备否则必然便又是一场人世浩劫。

便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故而十道庭的掌教们才会有了这一次的齐聚,李羽的事情从侧面来说也多亏了战天真君而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此事也当真是难缠,战天真君这等实力的强者除了昆仑仙门、战兽狂宗以及计都仙门,说不得都能拥有一人覆灭我们一教的实力,此等恐怖地盖代强者出世,虽说是人族却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控傀圣地的掌教天傀道人不无忧心忡忡地道。

“天傀所言在理,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传闻已经逝世的传奇人物竟然还没有死去并且一直都在真界之,不知这位究竟是有什么图谋~~”

大日仙门的烛影道人也开口了,话语是一样的担忧。

“此事我看倒不见得是坏事,如今妖族蠢蠢欲动,真界大劫将起,有战天真君这么一个变数的存在未必不是好事,总之咱们还是先上禀祖师甚至把消息传到域外在做打算吧~~”

玄真道人一直闭目神情也是难分情绪,半点看不出个人对于此事的看法。

“诵礼大儒,洞玄子你们两人又是如何看的那?

诵礼大儒是逐鹿书院的院首,洞玄子则是北冥派的掌教了。

这两位自一开始便十分地沉默一言不发,但现在显然是有人不希望这两位缩在后面那~~

“呵呵我等哪有什么意见,但听各位的决断便是!”

闻言,脂玉仙子不由撇了撇嘴。

“那倒不如这样,战天真君若是与我们并无利益冲突倒罢,一旦若是找上咱们任意一家咱便形成一个攻守联盟如何?”

“可!”

“甚好!”

当即另外家皆都附议了,也唯独并不惧怕战天真君的昆仑仙门家没有说话。

这一提议显然是对于另外家更加有力,但有时候大势所驱却也是容不得人拒绝的那~~

“如此,那便这样吧,贫道要回山修行去了”

说罢,便见玄真道人的身影在这一处四不靠的所在消失了去。

“切,拽什么拽~~”

战兽狂宗的狂兽道人不屑地言语了一句,随后人影亦是消失,之后其他人员亦是一个接一个的离去了。

最后在这一处四不靠的所在就只剩下了诵礼大儒以及洞玄子两人。

“洞玄子道友,瞧那昆仑仙门家的态势,怕是并不跟我们一条心啊,也是!他们背后可都有大树可靠,道祖余威万世不衰,又岂会瞧得上咱们,哼哼末法大劫将起,这家必然是有所图谋的,咱们也需早做打算啊~~”

诵礼大儒话有深意,言毕却也是离开了此处,独独留下洞玄子久久沉思

“怎么办,耀老我这兄弟还有的救吗?”

鬼雾仙城之内,此刻李羽被安排在了城主府的小楼里头,这小楼里面还有明耀、明笺、明剑以及云亦阳四人。

此刻云亦阳的脸色可谓十分地急切,强行灌注炎杉心核以及把一整块儿应玄石化而吞下,再给李羽提供了无法想象的力量之外必然也会对李羽的身躯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如今李羽仍旧是陷在深度地昏迷之,若非明耀道人出可能李羽现在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哼,怎么办,这小子如此乱来现在这一副躯壳也就表面看着完好,从里层的经脉骨络再到识海神魂早已是五劳伤,到现在都没死只能说是这小子祖坟上冒青烟了,不过也难在撑过半个月之期了~~”

“什么,那就是说连耀老你都没有办法了,那么怎么办?对,对对对,还有证剑老祖,证剑老祖祂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我这位兄弟的”

“本座早就传信给老祖过了,他老人家说,说也没有办法,这李羽小子估计也只能听天由命喽~~”

明耀眼睛一白如此道。

但证剑老祖是真的没有办法吗?

实际上现在的证剑老祖还在生着闷气,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给予李羽的压力竟然还是不足,竟然完全没有逼迫出关于万归墟祖师道痕之龙的威力来,如此许多计划就又被打乱了,这如何能叫证剑世尊开心?

另外,李羽的伤可还关系到另一个局啊,一个帮助明笺重新屹立的局,轻易怎可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