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快点我我想要啊

蒋乐萌盯着何梓言,并没有被她的话刺激到,只是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今天来说了那些话的目的是让她离开,她甚至还有很大的把握,她也得承认何梓言确实要罗敷等人更有竞争力。wenxue6.com (   ..   )

现在看来陆爷爷身边有两个未来孙媳妇的候选人,是罗敷和何梓言,罗敷对于陆家来说很有利用价值,·因为她的身世和能力对于陆砚棠来说都是最合适的人。至于何梓言,不用说,他们有一段旧情,而且到了谈婚论嫁生儿育女的程度了,只是后来活生生被人拆散,她还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从感情方面来看,陆砚棠非常容易跟她旧情复燃。

爷爷的目的是让他离开,而她现在是腹背受敌!

对于何梓言嘲讽的话,蒋乐萌终于回答道,“你认为他养尊处优,无法过平常人的生活,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的心情?相反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们只要在一起开开心心好了,从他为了我放弃陆家开始,我们已经有了一起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

何梓言显然想到了她会负隅顽抗,“那是从前,以阿棠的个人能力不出五年他可以给你最好的生活,可你别忘了,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做很多事情了。做手术是一笔巨资,而且这手术是越快越好,耽误的久了只会更糟糕,现在你有那么多钱吗?”

“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也知道你得到了陆爷爷的支持,那麻烦你回去转告他,我不会打退堂鼓,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会了。”她态度很坚决,“请你也不要再说那些我跟他不合适之类的话了,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下去,那很抱歉,我这里不欢迎你了。”

蒋乐萌这话说的够不客气了,她本对何梓言还存有无尽的同情,可是她刚才这一番话实在是过分了。

“你怎么不替他的处境考虑一下。”

“从前除非他不再爱我,我才会离开,可现在得知他的情况,那我的立场是算是他不再爱我,我也会留下来照顾他。”

“蒋小姐,你以为你这是为了他?”

“对,跟我在一起是他想要的生活,我在他身边他一定快乐。”

何梓言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起回到客厅时,陆砚棠正在询问丁程关于邵阳的下落,叫他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找到邵阳。

“还好吗?”他问的是何梓言。

“好多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想劝你回到陆家,无论如何都不能耽误了手术,不然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吧。”

陆砚棠淡淡道,“是爷爷跟你说了这件事?”

“是,他希望我来劝你。这也是今天决定把真相告诉你的原因。如果你一切安好可能我一辈子都不愿意说出来,可是你现在显然并不好。”

何梓言倒是坦诚,蒋乐萌敬佩她的坦诚。

“回去告诉爷爷,我不会回去。”

“可如果你不回去,你根本没有办法做手术。你知道这是爷爷的条件啊!”

“丁程,你叫维森进来,送陈秘书回家。”

何梓言脱口叫道,“阿棠哥……”他的意思是明确拒绝了她的提议,这更是拒绝了她的感情,算是她拿出他们的曾经都无法让他离开蒋乐萌。

她知道他们有感情,可她以为只要自己回来了,那会不同了,他至少会为她而犹豫。然而并没有,他根本没有一点改变主意的意思。

所以蒋乐萌才能像是刚才那么自信的跟她说那些话?

过普通人的生活?他也可以过那样的生活?他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心目的超级男神啊,他该站在王位俯瞰众生才是啊!而他现在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身体搞成这样,可他还心甘情愿,连一点回去的打算都没有。

真是走火入魔了……蒋乐萌竟然这么大的魅力?可是她承认,她是嫉妒她的,因为她做了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陆砚棠太太。

如果没有遭到毒手,这一切本该是她的,而她会给他生个健康的宝宝,给他做最得力的助手……可如今一切都是枉然了。

她依然不甘心的对着蒋乐萌道,“蒋小姐,你不劝劝他吗?你任由他如此自暴自弃吗?机会错过了可能永远没了啊。”

蒋乐萌咬了咬唇,他的目光一直都在他的双腿,她心急如焚,她也怕他真的不能再站起来,那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最沉重的打击,更何况是他,他也一定渴望能恢复如常,可是……

她望着陆砚棠,坚定的说,“他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尊重他的决定。”

何梓言气的涨红了脸,只好再唤陆砚棠,“阿棠哥!”

这时候维森走了进来。

“陈秘书,我送你回去吧!”维森有些不明白陈秘书忽然怎么这么称呼先生了,他刚刚进来,听到这种叫法还有些不适应,像是在哪儿听到过,他很快想起了曾经的何大小姐。

何梓言依然不甘心,“阿棠哥,你不能听我一句吗?”

“梓言,你受的苦我都知道了,抱歉因为我让你受委屈了,不过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已经错过了,现在,永远,萌萌才是我的妻子,我心爱的女人,所以别去做他们曾经对你做的事。”

他说的够直白了吧!何梓言激动的道,“那我呢?难道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吗?”

“……”

“你连自己曾经的感情都不敢承认?”

“我很喜欢你。”

“喜欢?难道不是爱吗?”

“我并不想伤害你,但是或许那并不是爱。”

“我恨你!”

何梓言丢下这三个字转身往外跑去,维森忙追了出去!他现在才有些明白过来,陈秘书与是那位何大小姐,可是……怎么会呢?

会客室独留下他们二人,蒋乐萌这才走过来,“你的腿怎么办?我们自己找人做手术啊,如果没钱,我可以想办法求人帮忙。”

“没用,爷爷必须让我跟他妥协,我们即便是有钱也没用。”

“那邵阳大哥呢?”

“他的失踪也一定跟爷爷有关,这次他是非要逼我低头不可。”

蒋乐萌早已经泪流满面,“那你低头吧,我不想你这样。”她承认,她其实也不舍得看他这样,她理解何梓言的心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