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玉长湘没有说假话,她也没有流漏出任何伤心后悔的神情,在她看来,不过是一场事故。

阮珞扯了扯嘴角,缓缓道“你真是一个糊涂的女人。”

玉长湘转眸,淡淡道“难得糊涂啊。”

“你觉得我爹会把教主之位传给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吗?”阮珞似是嘲笑和同情,玉长湘是她的娘亲,这感觉那么熟悉,可是,她丝毫也升不起一丝感情来。

于她而言,就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阮珞在善良她也是魔教的教主,自小是按教主的标准来培养的,她能善良到那里去?

玉长湘不语,看着夕阳西下犹如沧海桑田,她在等着阮珞说下去,说出那个她一直不敢承认的事实。

“我爹不是白垣!”阮珞拽着玉长湘紫色的衣袍,让她清醒一下,玉长湘像是爆发了一样,猛地转身,衣袖划过的地方犹如刀刃闪出的光,阮珞丝毫没有抵抗之力,瞳孔猛地一缩,正要后退,身子一下被抱起来,悬在半空,躲了过去。

阮珞那句话刺痛了玉长湘的心。

影卫没有把阮珞放下去的意思,这个女人太危险了,她若真想杀了教主,那还不是宰拈板上的鱼?

阮珞冷笑“是你不肯承认还是你不敢?”

玉长湘淡淡笑了笑,薄唇轻启,凉凉道“孩子,我是爱你的,你看,我都没有杀了你。”

这话说出来,影卫身上都沁一层冷汗……

“你是他为娘亲留下的唯一一道念想了,我多么想把你细细的烧成灰,装在瓷瓶里,带在身上,走遍天涯,踏过万水。,阿珞,你觉得怎么样?”

影卫身上成功的又冒出一层冷汗,阮珞就呵呵了,阿珞我觉得不怎么样。

影卫判定觉得这女人铁定是疯了。

阮珞一字一顿道“我姓阮,不姓白,想必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玉长湘稍稍有些惊讶。

“你这又是何必?”

“因为我不爱他。”

“娘亲,回头吧。”

“我还回的去吗?在我亲眼看着阿垣在我面前慢慢死去,他的血慢慢流干……”

“所以你就杀了我爹?”

“那是他该死!”

当年的玉长湘的确是怀着孩子嫁给前教主的,但怀的是教主的孩子,白氏医药一族本就是魔教的属下,白子一现在不也是喊阮珞一声主子吗?那一夜下了媚,药的鱼水之欢,就是阮教主,孩子,也是他的。

可是玉长湘以为是白垣的……

夜非翊身上的蛊毒很快完全解开了,轩辕洪就差没对着夜潇寒竖中指,磨牙说声你有种了。

夜非翊身上的蛊毒彻底解开之后,按道理来讲,他就不会在黏着轩辕满满了,轩辕洪就有理由把轩辕满满接回家了,但是……

夜非翊拽着自己老爹的大腿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衣服上蹭“爹啊,爹……”

你爹又没死,你这是哭丧吗?

夜潇寒额角不着痕迹的跳了跳“你干嘛?”

“我不要满满走,我不要……”

“那你要干嘛?”夜潇寒的脸色黑了几分。

“我想让她留下!”

“那你想着吧。”夜潇寒撇了他一眼,大有一种把他踹飞的意思。

“不,我就要她留下。”

夜潇寒沉了沉脸色,有些生气的意思“人家凭什么留下?”

轩辕洪赶紧蹭过来,巴不得的讨好道“满满当然可以留下,你我两家有契约傍身,我虽是高攀,但孩子们的意思也是情投意合,还望离王殿下肯给个机会。”

夜潇寒想了想,也就勉强同意了,于是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轩辕满满,本来没什么存在感的她委屈的缩在角落里,现在目光囧囧的看着夜非翊……

青言私下放了余温,就在南楠养伤的这段时间里面,她私下以南楠的名义给他安排了去处,将他送走。

对于这件事,南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生气……

于是晚上,俩人又吵了一架,要说这护法和夫人吵架,倒霉的永远是贴身影卫,就比如小九,和小五差不多……

三天后的半夜,阮珞才回了梅园,夜潇寒似乎一直在等着她,阮珞看起来有些累,夜潇寒没有多问什么,默默的看着她脱衣服上床睡觉!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阮珞瞅了一眼依然在喝茶看书的夜潇寒,有些纳闷儿。

“你想我问什么?”

阮珞一脸无奈“你又知道了?”

“我早就知道了。”

阮珞“……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在我知道之前你怎么不告诉我?”

夜潇寒答非所问的扯开话题“你儿子想娶轩辕满满。”

阮珞“……非翊怎么想明白了?”

“我也很奇怪,轩辕满满不漂亮又没本事还没……”

夜潇寒扯了一大堆轩辕满满的坏话,阮珞有些无语,喂,人家是个孩子,你犯的着和一个孩子这么较劲儿吗?对啊,在人家离王殿下眼里,所有人跟他搭上线的都是高攀!

阮珞不禁扯了扯嘴角“阿辰和阿南怎么样了?”

“曦兮怀孕了。”

阮珞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夜潇寒无奈的把丫一把按下去“睡觉,明早在说。”

夜潇寒没有问玉长湘怎么样了,他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他相信阮珞的处事能力,就相信一次吧。

地牢里,东皓瞪着一双冒火的眼睛看着对面夜霖姝和叶康康俩人你侬我侬的喂饭秀恩爱,东皓的心在默默滴血,叶康康每次来都还特么的还犯贱的问一句“东少主不介意我在这里吧。”

我介意,非常非常介意,不是一般的介意,是二般的介意!

但是迎面撞上夜霖姝那杀人的目光东皓都会违心的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龇牙咧嘴一字一顿道“不介意!”

“姝儿放心,殿下一定会来赎我们的。”叶康康安抚道。

东皓“是来赎我们,没有你!”

言罢,夜霖姝就瞪他一眼,东皓默默的转过头去……

叶康康有些尴尬,其实是装出来的,他小声埋怨道“你怎么照顾不好我家姝儿,都瘦了!”

东皓一肚子火……

“什么叫我没照顾好?我……”

同是在地牢里,你不在的时候我讲故事哄她睡觉,她想家了还不是我安慰她,什么叫我没照顾好她?我怎么就没照顾好了?你说啊~

眼看着东皓就要发火,叶康康缩了缩脖子,用细若蚊蝇的声音道“我错了。”

“唉?”东皓眼神一亮,瞅着叶康康就像猫逮到了老鼠一般,叶康康又缩了缩脖子,外加还往里面移了移身子……

东皓微眯起眼睛瞅着他,笑道“叶康康,跟你商量件事儿。”

叶康康吞了口口水“你说。”

“你过来。”东皓勾了勾手指,那表情特别特别的贱,他本就一肚子坏水儿!

叶康康默默的转头看向夜霖姝,夜霖姝一脸无所谓“阿皓你要干嘛?”

“你过来啊~”东皓指着叶康康笑意更甚。

叶康康“我错了。”

“你没错,你过来!”东皓呵呵谦笑着,声音都软了下来,夜霖姝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叶康康狠狠的摇摇头“我不要。”

“过!来!”东皓横眉一立,整个人都要生气了。

叶康康吞了口口水,赶紧过去。

东皓拍了拍他的肩“我们互换一下脸,我出去,你替我在这里呆着,我出去一趟!”

叶康康脸色变了变,东皓继续道“你看我又不会照顾姝儿,你看姝儿都瘦了,我出去找夜大叔和教主,不也是为了能早点救姝儿出去嘛~”

“你有人皮面具?”叶康康微微惊讶了一下。

“姝儿。”东皓看了她一眼,夜霖姝会意,从怀中套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是透明的粘稠液体状,随手丢了过去,东皓准确的接住。

“把这玩儿意儿给你脸上糊一下,摸匀了,等一柱香的时间。”东皓把瓶子递给他,顺道也糊了自己一脸。

叶康康会意,这个便是那种便携式面具了。

大概一柱香时间,俩人果然互换了脸,东皓比叶康康低了那么一点儿,但是问题不大,只要东皓不开口说话就能混出去。

俩人换了衣服,东皓散了头发,微微得瑟了一下,转身就走,刚出牢狱铁门,迎面就撞上了徐大亨。

有时候人倒霉真的不能怪社会。

东皓一个激灵,急忙呵呵笑了几声,徐大亨点点头示意他离开,东皓一溜烟儿就跑了。

随即,叶康康就被以东皓的身份被带走。

东皓啊,东凡东宫大护法的儿子啊,徐大亨要是不利用一下还真对不起自己老脸。

叶康康比较惊诧的是,他……好像少了一条胳膊……

叶康康被带进一个满是刑具的阴森密室里,正中的那根十字架的木桩上还是血迹斑斑,铁环碰撞声让人寒毛一立,叶康康瑟瑟的看了眼徐大亨,始终都没说话。

徐大亨阴森森的笑了笑“不愧是东护法的儿子,有种!来人,绑着他。”

叶康康没还手,他觉得如果此时是东皓的话,应该也不会还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