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秦羽搞清楚了。

等于有了一个活着的傀儡,任何事情都为自己服务,以自己为先。

甚至,若她对自己有丝毫不尊重,只需要一个念头,万世为奴血阵就会在其身上作,会让她剧痛难忍。

那‘万世为奴血阵’,其实这时候就在秦羽自己的身上,在他刚从花刺公主那里得到的储物袋当中。

那是一把血红色的卷轴,是由血色的竹子编织而成,并不血腥,但却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威力,当秦羽将这卷轴拿在手里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果然,是凶煞之物。

他轻轻翻开那血红色的卷轴,只见里面刻着一个不着衣物的女子,笔画虽简单,但也勾勒出了一种诱人的魅惑。

不过,最吸引秦羽的,还是那刻在这女子身上的一个血色法阵,这法阵如纹身,密密麻麻,从其脸部一路往下,最后到脚面上,任何一个部位,都有复杂而诡异的纹路。

卷轴四周还有大量的文字解析,这文字十分古老,有些字秦羽还看不懂,不过,天山童姥倒是能看出来。

“确实是万世为奴血阵。”天山童姥看了一眼,确定说道。

在这过程,花刺公主将这‘万世为奴血阵’所有的效用,都讲述得很清楚了。她的眼神里,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也有对秦羽的恐惧,但她必须冷静下来,才能跟秦羽说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们,你也是迫不得已,因为的你身怀重宝,被我们知道了,你不能有丝毫的错误,否则自己和亲人都会有杀身之祸,所以我并不觉得你是错的,只是震惊于你的胆量和手段……”

“秦羽,我知道,就算我誓,说我出去之后,绝对不说这里生的任何事情,你也不可能相信我。我如今战败,死亡可能是唯一的结局,我落败于你,这无话可说,可是,我不想死啊,我还年轻,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的想法,你不也有不想死的时候吗……而这万世为奴血阵,是我唯一的希望,我知道这万世为奴血阵,对被施展者来说,是可怕的残忍,是完全丧失自我,可是!这总比烟消云散好,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一定要报的血海深仇,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本来没有解决之法的,但是万世为奴血阵可以,我求求你了……”

如果让秦羽自己选择,他觉得万世为奴血阵,确实是一种应该被封禁的法阵。

魔头之物。

但眼下,这是花刺公主自己在要求,在恳求,她为了不死,自愿做出这样的选择,秦羽就算接受,那也是为了找到能饶她一命的方法。

花刺公主在施展浑身解数争取,或是理智为秦羽分析,若是楚楚可怜,争取秦羽的同情。

不过,秦羽暂时还是神情淡漠,他也在考量。

秦羽并不会因为她是女子,就网开一面,之所以让他没有马上动手,其他原因都是次要的,最为主要的原因,第一是这万世为奴血阵足够霸道,基本上后顾无忧,风险很小。第二则是花刺公主背后的资源,有一个全身心以自己为主的漠北帝国公主,她的背景势力,基本上就等于秦羽的背景势力!

这,才是秦羽最需要的!

否则,去到中央仙域,秦羽永远都是一个亡命之徒。

所有人,都能欺辱他,以天玄大6来压迫他。

漠北帝国虽然不是九州修真国,但毕竟也是婆娑世界一大霸主,占据大半个漠北荒洲!

“如果能用花刺公主,让这漠北帝国,来当我的后盾,那我可以减少很多折磨,也能更好的保护亲人和朋友。”

“但,让她活着,总会有一定的风险吧!假如她一定要跟我鱼死网破呢?”

他暂时倾向于饶她一命,但还是有一定担忧。

天山童姥道:“以我对万世为奴血阵的理解,基本上风险不大,因为她只需要稍微有对你不利的念头,其实,万世为奴血阵就会自动反应,让她毙命。这才是万世为奴血阵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方。我估计,为了避免自己有这种想法,她现在就需要开始催眠自己,绝对把你当主人看待,她自己都不敢乱想。”

“这传说中,是魔头留在人间的遗物,以魔头之威,肯定是让这万世为奴血阵,完美到极致,被控制之人,如同丧失灵魂。风险这方面,你倒不用太操心。”

“而且,有这么一个大美人,随时随地任由你各种奴役,多舒爽啊,真是羡慕你,要我是男的,也好这一口。”说完,天山童姥暧昧的笑了起来。

“去你的。”

秦羽自己也在分析。

“既然基本上没有风险,又能拥有漠北帝国帮助,至少去了中央仙域,暂时也有去处。如此看来,好像确实可以这样。”

他低头凝视花刺公主。

对方将毕生希望,都寄托在秦羽的身上,这时候眼里满含泪水,颤抖看着秦羽。说实话吧,女人一般展现出这种可怜兮兮的样子,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再狠心的男人,也很难做到杀人。

秦羽也是正常的男人。

虽然他对这花刺公主没任何想法,但对方身为倾国倾城的女子,这种本身就是天然的优势,要是换做其他几个荒妖,大白鲨或者星辰寒螭之类的,秦羽绝对不会跟他废话这么多……

“秦羽,我知道万世为奴血阵很残酷,可是我更明白,人若是一死,便是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想活下去,这是我自愿做出的选择,你不会有任何的吃亏,还能有更好的收获,如果万世为奴血阵成功之后,我再有丝毫对你不利的想法,你会察觉得比我自己还快,到时候你再杀我,不也还成吗?沦落到今天这等境地,遇到你,算我运气不好。可我希望,这万世为奴血阵和我漠北帝国公主的身份,能让我活下去,求你了,秦羽……”

说着,她那晶莹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确实,人若一死,那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万世为奴血阵虽然残酷,可死更残酷。

而且就如她所说,就算万世为奴血阵成功,自己要她死,她随时都能死。

“其实也不算残酷,只是此生受制于你而已,我就当你是我朋友,是我亲人,我愿意听你吩咐,那也不算什么,我如果不想着报复你的话,你也不会对我太差,对吗?”

为了活命,花刺公主真是拼了,原先也算是冷血无情的她,现在哭哭啼啼,彻底崩溃,就差跪在地上祈求秦羽了。

最后,秦羽做出了决定。

他点了点头。

花刺公主见状,顿时欣喜若狂,她还是动不了,但是她此时看着秦羽的目光,完全变化了,里面的惊恐,甚至是曾经的厌恶,仇恨,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崇拜,一种臣服,仿佛秦羽已经变成了她眼中的整个世界,她罕见的跟一个小女人似的,呆呆的看着秦羽。

“她很聪明,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对待你,这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当然了,你这次太霸道,也彻底折服她了。女孩子的话,一般被狠狠教训一顿,让她彻底服气的话,她反而会对你有一种依赖和崇拜的情绪,毕竟喜欢受虐嘛,这万世为奴血阵啊,我估计不久之后,她都会乐在其中了。你可小心情债吧。”天山童姥嘿嘿笑道。

“不会,我对她没什么感觉。”

这一点秦羽心里还是很坚定的,他点头答应之后,先是在研究那万世为奴血阵,万世为奴血阵并不难,主要是能把法阵绘制成功就行,这是一种来自地狱的图案,玄妙都在这图案当中。

但是,必须需要用手指,刺破对方的肌肤,然后划破这肌肤,来绘制法阵,最后伤口处涌出的鲜血,形成的法阵就是万世为奴血阵。

也用不着元神,直接临摹就行了。

不过,基本上每完成一个图案,需要念口诀,引来一种叫做‘血祭之气’的东西,纠缠在图案当中,才算是完成,秦羽并不知道这里是否会有血祭之气,反正也就试试,如果不行的话,那就说明花刺公主没有活下去的运气了。

浑身都要划破。

所以,她身上的衣物,也全都要撕裂。

“真不亏是魔头之法。”

真正执行起来的时候,当他的手指划破其雪嫩肌肤,秦羽想,还是杀了她算了。

但这时候,花刺公主便含泪看着他,祈求道:“别杀我,这是我自愿的,求你了……”

真费劲。

不过,刚才已经答应她了,给了她生存的希望,又杀了她,确实对她更残酷。

所以,秦羽还是坚持了下去。

万世为奴血阵有种魔力,只要开始,就会沉浸在这法阵的血红色世界里,难以停止,难以自拔。

只需要开始,便如同被拉入到一个血色的漩涡当中,在法阵的魔幻之中,恍恍惚惚,当秦羽意识到差不多该停止的时候,其实已经结束了。

时间过去了几天。

那万世为奴血阵,成功进入了花刺公主的身体,隐没其中,却存在于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低头一看,她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白玉般的望仙台之上,这娇嫩酮体堪称是艺术,没有任何一点万世为奴血阵的痕迹。

“这就成功了?”这比秦羽想象当中,已经容易了许多。

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其右手中指的指尖处,有一处小小的血色法阵,这是和花刺公主身上的万世为奴血阵连接在一体的。

秦羽便是用这小阵,控制万世为奴血阵,控制花刺公主。

这时候,秦羽开始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了,就像是血脉相通,他的意识里,似乎多了一个人,那便是花刺公主,这思维并不是由秦羽主导的,但是秦羽却清楚的知道,她此时此刻所有的想法。

就算是闭上眼睛,花刺公主的灵魂元神,都像是丝毫没有阻挡,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她所想的一切,一切念头,都会在秦羽的意识里掠过。

据说,如果有危险念头,秦羽就会感觉到很强烈的刺激。

这种玄妙的,完全能支配对方的感觉,确实很恐怖,秦羽现在有些心惊,他不知道自己动用这魔头之法,是否正确。但从花刺公主的身上来看,确实那万世为奴血阵隐藏到极致,只有他这主人,才能察觉。

通过手指上的小阵,对方的性命牵连着自己的性命,一旦自己身亡,她必须会死。同时秦羽随时都可以左右其性命,只要意念一动,抹去手指上的小阵,万世为奴血阵就能让她瞬间归西。

最奇妙的,是意识的连接,当然,是单方面的连接,据说不管隔着什么,秦羽都能随时随地知道她在想什么,甚至还能向她传达简单的信息。

而现在,第一次去触摸她的思维,秦羽所看到的是……她的羞怯。

毕竟,万世为奴血阵的过程,对任何女子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尤其是现在什么都躲不过秦羽的眼睛。哪怕秦羽现在没看她,她心里愈加慌乱,从她的意识里,秦羽甚至能看到她所想象的一些‘火爆’的场面……

“穿上。”她的储物袋还在自己手上,所以没有衣物,秦羽在里面随便抓了一把扔给她,背过身去,说实话他也心跳了几下,毕竟对方贵为公主,还先幻想跟自己如何如何……

也许花刺公主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一切思维被人监控,会有多么羞耻吧。在秦羽眼前,她已经狼狈得前无古人了。

当秦羽冷漠回应之后,她内心又受到了挫败,心里苦涩无比,迅整理好了自己。几天下来,她之前的重创恢复了一些。

她的苦涩,郁闷,狼狈,其实也都逃不过秦羽的眼睛。

秦羽其实还是稍微有点佩服她的,为了活下去,这都能承受。

“你之前无视我的性命,践踏我的性命,如今我虽然没杀你,但这万世为奴血阵,也是很大的惩罚了。从此以后,我们没有仇怨,但你既然选择了万世为奴血阵,我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绝对不能反抗,其他时候,只要你听话,我不会糟蹋你,更不会让你没有尊严。”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