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已经临近城墙底部,洛必达发觉自己在恶龙正下方。“像我之前说的,十五年来我流连于寄宿家庭和寄宿学校,所有人都像是团幻影,每年身边都会换人。”

“你没有朋友?”周敏问。

“有几个,但大多很难见面,现在更不会见面了。”洛必达叹了口气,“有时我会想,为什么我父母一定要干那类高机密的工作,又或者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

阴影掠过双眼,史矛革再一次飞过从他头顶飞过。哀嚎声、战吼声、箭镞碰撞龙鳞之声,耳边塞满类似声响。

郑斌忽然开口:“或许他们需要你,我是说——他们需要爱着你。”

爱?当洛必达仔细思量这个问题时,手背越加刺痛,这一次的程度是之前两次的总和。阴影中刺青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如同冷鱼游荡在死寂池水。

“发生了什么,你的情绪波动很大。”周敏问。

洛必达蹙起眉头,“没什么,只是有点怪怪的。对了,我还没有说来到主神空间前的事情。其实没什么特殊,只是那个寄宿家庭有个和我同龄的男孩,并且很讨厌我。一开始他的父母很维护我,时间久了他们也觉得我是个麻烦,开始后悔同意我入住他们家。”

“大约在那两周后,他们觉得我偷了那孩子的手表,让我尽快搬出去。可我根本没偷,我才不稀罕他的东西。因为觉得委屈,我就干脆跑出门......”

“然后就被卡车...撞死了。”

这么一想的话很奇怪,一个活人仔细回忆自己临死前的瞬间,并亲口说出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不过对比主神空间的存在,这也不算惊奇。

周敏和郑斌不断安慰他,洛必达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双手摸索着垂在墙面的铁锁链,两只脚踩着石块,快速往上攀爬。

“脱掉胫甲、护臂和胸甲。”郑斌见他第二次掉下来,连忙说。“只要佩戴好盔甲,就可以瞒过矮人们,你穿着百斤重的物品根本没法爬上去。况且对于恶龙来说,有没有铠甲无所谓。”

洛必达照他的话做了。

现在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他觉得自己就好像被剥去壳的鸡蛋,赤裸裸地暴露在恶龙眼前。洛必达担心史矛革再喷射次龙炎,他扫视四周,攀爬城墙的矮人难民已经不多了。

兴许是运气再次钟垂他,当洛必达的手掌触摸到雉堞(外城墙)顶部的时刻,恍若隔了一世。在之前的时间内,每分每秒都好似是漫长时间。

因为误以为他是矮人,所以早有矮人等在上面,抓住他的手帮他上去。手掌接触的瞬间,洛必达看见这个矮人神色异常,对方粗糙的皮肤告诉了他答案。

成年矮人的手掌,哪有这么柔嫩!

等男孩翻身进城墙背后,他躺在角落里死命喘气,额头已汗水淋漓。

他还以为他死定了呢!

“先不要暴露身份。”郑斌说,“因为周敏链接了你我的思想,所以我能看到你眼前的景象。现在暴露身份,可能会错过机会。”

“已经有矮人怀疑我了。”

“没事,去找那个穿戴金色胸甲的矮人。”郑斌快速说,“就在不远处。我会帮助你,说服他接受我们!”(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