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临近黄昏了,残阳在准备给黑暗让位,散发着最后的余辉,周边的云朵金淡金淡的。

在人类生活的围墙之中冒出了几缕炊烟,时莲走在路上,手里捧着肉块以及之前摘来的野菜水果,和小可一同来到了此地。

走到大门前,门口的两只成年狼人打着哈欠,优哉游哉地回去了对面的村落里吃晚饭。

小可打开大门,视野中出现了人类的身影,他们正享用着晚餐,一个个都像是一只弱不禁风的小动物一样。

多么奇特的感觉啊,时莲和小可每次在白天见了那么多凶猛的狼人之后,一到晚上看到这些人类就会感觉他们弱小得可怜。

此刻,他们都同时把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身上,眼神中都好像怪怪的........

时莲不想去理会他们,包括小可也是。关好大门之后,就无视这群人的目光,自顾自地朝着里边走去,越过了他们的身影。

..............

时间的流速,忽然变得非常地缓慢!

时莲一步一步地走,缓慢地走........

耳边,听到了很多的声音。时莲稍稍偏过头,看到了黑人中年男子路德金在默默地吃着烤熟的肉,包括其他的肥胖男子也在静静地吃着。

周围的小孩在玩闹,那些由肥胖男子生出来的混混少年都在欺负瘦弱的孩子,他们把瘦弱的小孩按在地上,用尿液拉在他的头上,并且还叫上彼此的弟弟一起来做这种事。

五六岁的孩子眼中充满了单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是跟着自己的哥哥有模学样。

所谓没底线的人,就是这样产生的。

时莲阴沉着脸,把头偏到了另一边,看到了金发少年叶西,也就是传说中的超人类。

这个力大无穷的家伙平常都是到处乱扔乱打,跟个喷火山一样,然而此刻却安安静静地靠在墙上,而他的父亲叶韦德还拿着一条绳索不知道在干什么。

一切,都很正常。

却总感觉,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在心里萦绕?

时莲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内心一直在焦躁,却又思考不出是什么原因,他渐渐地皱起了眉头。

“小可姐姐。”

就在这时,一个白人小孩突然出现在了他和小可的面前,他身穿着兽皮衣服,但露出的一双手臂却瘦得跟两条骨头一样,一张脸委屈的样子,看着都忍不住心疼。

“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

只见这个白人小孩可怜兮兮地对小可求情道。

虽说,食物都在时莲的手上,不过想来这个小孩也不傻么,与其跟自己求情,还不如选择身边的小可。

单纯的小可跟本无法抵抗白人小孩可怜的眼神,她转过头,与时莲对视。

结果时莲平淡地说了一句:

“免谈。”

“给他一点嘛。”

小可不满地说道。

“不行。”

“你怎么这么小气?”

“我可不想饿肚子,”

时莲鄙夷地对小可回道:

“上次的教训你还没吸取吗?你给了他一点,其他的小孩也会过来要一点,这样分着分着就没了。我们还吃什么?”

小可语塞,气嘟嘟地瞪着时莲,却又无法反驳。

“小可姐姐,”

这时,白人小孩又叫了小可一声。

只见他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可怜兮兮地说:

“那你帮我去摘一下上面的一颗果实吧。”

时莲和小可都朝着那棵树望去,三四米的高度,树枝上结着几颗绿色的果实,差不多苹果那么大。

像这样的果树在围墙里面还有十几棵,都是人为种的,因为果实吃起来比较苦涩,所平时也只有瘦弱的人群会去摘。

不是说他们不想种一些更好的果树,只是他们种不起,因为任何植物都有它们的生存本领,如果想要获得它们身上宝贵的东西的话,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就如时莲经常光顾的龙莓果树,它的树叶上会溢出一些金黄的液体,以此来吸引白色的蜜蜂来保护自己,所以想要从它的树枝上摘到龙莓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像这样的例子有很多,都是各种各样的不利因素,经过了时间的筛选,只有这种果树能适合种在人类的圈子里。

小可觉得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所以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带着白人小孩走向了前方的那棵果树了。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么!

时莲再次自问,眼见着小可与自己分开了距离,他莫名地感到心慌了,始终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一样。

到底是哪里呢?

时莲皱了皱眉,再次扫视了一下四周,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变化,小孩子依然在玩,肥胖的人群依然在安静地坐着,瘦弱的人群还在寻找残羹剩饭...........

等一下,为什么这些丑陋的胖子此刻都变得这么安静?

时莲猛的醒悟,终于发现了这违和感到底来自哪里,这群满脸油光胖子平时都是到处欺人,怎么到了今天一个个的都乖乖地坐在那里?

他们这是在想什么?

时莲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紧,渐渐地提高了警惕,相处了这么久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群老东西的脾性?

他们的心里肯定有鬼!

时莲这样肯定着,看到小可已经走到了前方的果树前了,想了想,他还是打算跑去把她拉回来。

结果刚迈出一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喂,时莲。”

该身影对时莲冷冷地叫道,他的个子比时莲高了半个头,长着一头金黄的头发,欧美男子的脸,却显得凶巴巴的。

时莲变色,对于眼前的这个金发少年感到很惊讶。

此人正是叶西,一个被称为超人类的小孩,其力量是能够跟同体型的狼人相媲美的,连肥胖的成年男子都无法打得过他。

时莲与这个家伙有着不小的矛盾,在一年前,他差点了死在了他的拳头之下。

不过也是因祸得福,时莲在那个时候的身体突然发生了一些改变,整体的实力有了质一样的飞跃。

本来,自那以后叶西就从没敢招惹自己的,可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过来?

这群家伙,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让开。”

时莲怒喝道,然而叶西根本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只是默默地俯视自己,嘴角,勾起了一弧冷笑。

时莲咬着牙,拳头渐渐握紧,心中渐渐地感到了不安。

现在他可以肯定,这群肥胖的男子包括叶西在内,他们肯定在预谋着什么,至少是对自己和小可不利的事。

正当时莲打算要用拳头解决的时候,突然,眼前的一幕令他暴怒到发狂。

只见前方的小可在走到果树的面前之后,四周围的肥胖男子竟然全部动起了身子,朝着小可冲去!

而更加惊怒的是,还没等小可反应过来,在果树的身后竟然冒出了一个肥胖的白人男子,他手拿一袋子的沙土狠狠地抛到了小可的脸上。

小可闭着眼睛,不断地咳嗽着,一时间根本无法睁开,周围的肥胖男子一下子把她按在了地上。

“把她绑起来。”

黑人男子路德金大喊道。

一旁的金发男子叶韦德拿着手上的绳索,粗鲁地套在了小可的身上。

一气呵成!

十几个肥胖的男子死死地按住小可,简直就像是一群雄狮在疯狂撕咬着一只瘦弱的小羚羊一样,那画面不是一般的残忍!

“小可!”

时莲睚眦欲裂,从没有一刻会感到如此的愤怒。他赶紧扔掉了手上的食物,双腿上的肌肉绷紧到了极限,向前冲刺的一瞬间。

彭的一声,时莲感觉自己的肚子仿佛被铁锤猛砸了一下,嘴里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倒在了地上,双手死死地捂着肚子。

“早就看你不爽了,”

面前的叶西用左手摸着右拳,低头俯视着时莲,冷笑地说道;

“上次的账,今天我要跟你好好地算一算。”

时莲艰难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叶西,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