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老师和坏小子

古天赐的魂海。

此间,早已厮杀的难分难解。

“我劝你还是快放弃抵抗,你是敌不过我的!我是三魂转世,你不过是一魂转世。”血厄咆哮,面目狰狞起来。

他本以来这次夺舍必然轻而易举,却想不到这竟是一场苦战。

不仅如此!

他心头更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仿如若是这般下去自己将会失败!

“一魂转世?”

“你错了!我从不是什么妖狐帝的转世,我就是我,我是古天赐。”古天赐双目如雷,轰一声持着弑天剑杀出。

轰隆!轰隆!

整个魂海不断沸腾,若非他魂海异于常人,恐怕早已被轰灭。

血厄身缠六尾,额头妖狐印闪烁,浑身缠绕着一股极为不祥,又无比邪恶的气息。

古天赐不得不承认,眼前这血厄的确很强大,实力远超于西门吹雪等到年轻皇者。

对方也不愧为妖狐帝的转世!

金龙、冰凤之力皆被他运转,但依然难以占丝毫上风。

所幸的是,这魂海是他的主场,再加上圣魂之雷能压制对方三分的妖狐之力。

他依然无所畏惧!

因为这一切皆在他掌握之内。

“冥顽不灵!”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血炼之术?什么才是真正的妖狐之力。”血厄瞳孔血红,闪烁着妖异光芒。

下一刻,他六条妖狐尾舞动,狠狠咬破自己舌尖,双手结起玄之又玄的印法,划起古老的血符。

“这是?”古赐心头大跳。

他发现自己的肉身像有无数蚯蚓在游走、在咆哮,仿如欲占夺、欲撞破他的肉身。

正确来说,这是一滴滴鲜血。

血厄身体所化的血符、血液。

对方不仅欲吞他魂,还欲以血彻底占据他的肉身。

这般的手段让他神色凝重。

“桀桀!尽管你有千万手段,但依然难逃我的手掌心。”血厄妖笑,声音充满阴冷、杀机。

他血厄、眼前之人、以及血家之主,三者注定仅能活一个。

这就是命运!

这也是宿命!

不过瞬间功夫,古天赐他肉身除了心脏外,几乎彻底被血厄的鲜血支配。

扑扑扑扑!

他心脏狂跳,金龙精血、冰凤精血、麒麟精血等绽放滔天光芒。

“血炼之术?可惜了!就算它再强大,但在我面前依然弱如蚂蚁!”就在血厄以为胜券在握时,古天赐突然诡异一笑。

这一笑,让血厄愣神。

“龙凤古荒鼎,炼化天地万物。”魂海之中古天赐神色霸道咆哮。

嗡嗡!

刹那间,在他肉身的丹田处突然传来凤鸣龙吟之声,一个神秘的古鼎出现,接着缓缓转动凝出一副龙凤争霸图。

很快,一道无比霸道的力量,以势如破竹之势炼化血厄的精血。

“不……这绝不可能!”他尖叫,露出惊恐万状之色。

轰轰!

随着血厄的精血不断被炼化,转化为精纯的力量融入古天赐体内,他身上的气息开始不断暴增。

外界。

感知到这一幕的血暗长老,他神色狂喜,得意捏着胡子道:“以这情况来看,不用多久少主将大功告成,既然如此老夫再加把劲。”

话落,他蓦然挥手。

嗡一声,又有数滴不老泉融入血海。

旋即他双手不断舞动,将一道道妖狐之力打入血海,相助于血厄夺舍、吞噬古天赐。

“这是血暗长老的力量,以及天泉山庄的不老泉。”血厄神色蓦然大喜。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疯狂咆哮。

轰一声,化成一头百丈妖狐,张牙舞爪杀向古天赐。

“传闻中不老泉?好惊人的生机!”古天赐双目大睁,瞳孔深处异芒绽放。

他收敛所有力量,竟然就这般盘坐着。

他闭合双目,仿如放弃了所有挣扎。

“哈哈!到极限了吗?”看见这里血厄内心狂奋,狂笑声震天。

轰隆!

在他百丈的妖狐威势下,他张口将古天赐彻底吞噬,接着狐尾摆动,欲乱风云。

很快,在他的感知中古天赐生机、魂力不断被减弱。

以目前来看,他彻底吞噬、炼化对方也只是迟早之事。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

外界,众人都能清晰感知到,古天赐体内力量不断在攀升,仅是瞬间功夫已突破战王后期,直冲到战王巅峰。

离战皇仅差半步!

快了!

只要完全炼化对方,突破到战皇境,他必然能成为年轻至尊的第一人。

因为在万族的年轻至尊里,还未曾有人达到皇阶。

每蓬想到这里,他心中就一阵激动。

夜幕降临,黎明渐现。

古天赐的魂魄已被血厄炼化了九成,仅剩下一缕魂火。

魂火,又为生命之魂。

它若熄灭,也将代表所谓的魂飞魄散。

“灰飞烟灭吧!从此之后就算这世界上还有古天赐此人的存在,也仅是我血厄。”

吼吼!

百丈妖狐它嘶吼,如一头绝世凶兽,那骇人的气机让整个魂海一阵天崩地塌。

它的力量达到战王巅峰,甚至能碾压寻常的战皇。

眼看古天赐最后一缕魂火也将覆灭,但就在这瞬间,整片空间突然传来一阵喃喃之声。

“生,命之源!”

“生,永不息!”

“生,吾永生不灭!”

龙凤混沌诀第七层,生命之力。

因不老泉液古天赐终于突破功法,领悟出生之源的真谛。

嗡嗡!

他残留的魂火嗡鸣,开始疯狂般燃烧,仅是一瞬间化成一片滔天火海,将百丈狐帝笼罩。

“不……这绝不可能!”

“我是不会败的!我血厄乃是妖狐帝的三魂转世,注定成为巅峰的存在……”

血厄撕心裂肺咆哮,因为尽管他施展最强手段,但对方的魂魄依然不断重生,仿如天难葬、地难灭。

他更骇然般发现,对方就像是不老蛙神兽,生命之力滔滔不绝。

领悟了生之源后,古天赐浴火重生。

当整片天地平静下时,血厄早灰飞烟灭,彻底消失。

不……正确来说是他被古天赐彻底吞噬了,吞噬了一切力量、一切记忆。

他是古天赐,也是血厄。

本体。

他缓缓睁目。

轰!

刹那间,一股惊人的气息从他体内轰轰暴起,引来一阵山动地摇。

战皇。

(本章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