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无遮掩大尺度床震

“惩罚者,他是英雄?或是凶手?”

“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他为何将枪口指向了无辜的普克森一家。”

“罔顾法律的私刑者,终究得到法律的严惩!”

……

次日,纽约的各家报社相继为昨天的惨案做出了大量的报道,他们的矛头都指向了惩罚者,谴责,怒斥他这个残忍冷血的“凶手”。

铁证如山,根本不容惩罚者有半分的抵赖,在舆论和民众的压迫下,即使孙小圣再不情愿,也得无奈地将他关押到雷克岛监狱,等待法律的审讯。

布鲁克林警局,会议室。

“惩罚者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他的手段作风虽然极端,但还不至于滥杀无辜,我比谁都明白他内心的痛苦,他是绝不愿将自己的痛苦带给别人的。”孙小圣语气强硬地说道,与他相识最久的无疑就是惩罚者,他坚信以惩罚者的性格是绝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他的妻儿米兰和小兰特的死自己无能为力,但这次,他不会再让惩罚者也出事。

即使背负世人的骂名,也要不惜代价救出他。

“孙,冷静点,我们都相信惩罚者的为人,恐怕,这次的血案没这么简单。”迷雾骑士若有所思地说道。

“噢,惩罚者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跟他认识这么久,他可从来都没有错杀过一个好人,他杀的人都是罪有应得的。”芯片激动地说道。做为老战友,他可不能坐看惩罚者蒙受冤屈。

“他需要一名律师的帮助,我尽量会在法庭上争取时间,但你们要尽快找到真正的凶手,不然根本无法洗脱他的罪名。”马特冷静地说道。

这时,最有发言权的弧光也说话了:“凶手肯定是发动恐怖袭击的人,如果我当初跟上去的话,恐怕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惩罚者被陷害,她心里也是十分自责的。

“惩罚者曾跟我说过,袭击者是个穿扮和他差不多的男人,只不过用骷髅面具掩藏了他的真实身份,但人海茫茫,我们该怎么找出这个暴徒呢?”孙小圣在会议室里来回踱步,思考着怎么把陷害惩罚者的混球揪出来。

“我建议可以从街边的监视器着手,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迷雾骑士说道。

一言惊醒梦中人,她的话无疑给众人打开了思路,芯片利索地在笔记本键盘上敲击了几下,调出了当天的监视录像,并通过投影仪播放到众人的前方墙壁上。

录像直接调到到爆炸袭击发生之前的两三个小时内,他们要在这段时间内,从来往不息的车辆行人中,找出那个最有嫌疑的袭击者。

视频在不断重复播放着,看得让人眼花缭乱,才刚过半个小时,杰西卡和卢克就已经一副头晕眼花的样子,他们相互搀扶着,退出了会议室。

到了最后,能坚持留在会议室的,就只有孙小圣,红心杰克,死亡战士和夜魔侠,孙小圣有着破妄神瞳,自然不会有视觉疲劳,红心杰克电脑般的数据处理能力,足以应对所有的信息分析,死亡战士,一个彻底的改造机器人,类似终结者的存在,自然是不会有疲倦的感觉,夜魔侠,他就是一个盲人,你能指望他看到眼花吗?

整整三个小时,他们都在重复不断地观看着那段视频录像,企图找出嫌疑罪犯。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录像里的车辆和行人都表现得很正常,并没有谁存在着异样的行为举止。

视频截止于油气罐爆炸的那一刻,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监视器炸得粉碎,留下了一屏幕的雪花。

“唉,看来这已经不能提供我们什么帮助了。”孙小圣捂住眼睛说道,他也需要歇会了,毕竟,他的灵力不是无限的,并不足以支撑破妄神瞳的长久开启。

或许等他能够踏入通神境时,这个缺陷才能得到解决。

“看来,我们得去现场取证一下,寻找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也许这样更利于案件的破解。”红心杰克提议道。

“我的红外线机器眼也许能提供点帮助,麻烦把我也带上吧。”死亡战士附和道。

“自从我眼睛失去光明后,我的鼻子就变得比狗还灵敏,呸,应该比常人的嗅觉都超出了十数倍,只要我闻到那凶手的气息,他肯定逃脱不了我的追踪。”夜魔侠自信满满地说道。

好一台功能强大的人肉搜索器,兄弟,你这眼睛可真没白白瞎掉,孙小圣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也离不开一名出色的警探,难道不是吗?”迷雾骑士笑着走了进来。

“我们得捉紧时间了,刚才法院下发了个通告,将于三日后公开审讯惩罚者一案,到时如果无法帮他脱罪,恐怕他就得在监狱里过完他的后半辈子了。”芯片急冲冲地跑进来说道。

“事不宜迟,出发,拯救小队,我们该去拯救我们的队友了。”孙小圣下达了出动的命令,随即便带着红心杰克,死亡战士,夜魔侠,迷雾骑士,弧光一起前往第十二街道。

………

开庭前的第一天。

孙小圣一众人把那间民宅几乎翻了个底朝天,然并卵,他们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凶手似乎有着极强的反侦查意识,他把自己存在的所有痕迹全都消除干净,即使在凶杀现场,众人也没有找到凶手的指纹或脚印什么的。

他就像一个幽灵,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孙小圣一拳砸在路边的电杆上,发泄着心中的郁闷,脆弱的杆柱根本承受不住他的拳头,直接断成两截,这粗暴的举动顿时把附近不少路过的行人吓得四散而逃。

他们可不想再经历大爆炸那样的惨重事故了,那简直都成为了他们的梦魇,上百人死在了那次惊天的爆炸中,基本上就没有幸存的人,这被纽约市列为美国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爆炸事故之一,在新闻报道上也成为了仅次于惩罚者杀人案的第二头条。

虽然经过几天的抢修,第十二大道的道路秩序有所恢复,但现场仍是一片狼藉,宽阔的路面上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而人们心中的恐慌,依然挥之不去。

“也许,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着手,寻找我们需要的线索。”迷雾骑士显然也被这个棘手的案件难倒了,但她坚信,这世界是不可能存在完美的犯罪。

人类是充满惰性的生物,他们总会对事物有着疏漏,粗心,大意的本性,即使是再聪明的罪犯,也不可能脱离这个范畴。

“我们的眼光不应局限于凶杀现场,这爆炸事故其实与它也有着紧密的结合,也许,我们得去惩罚者追击凶手的那条巷道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地发现。”

众人都十分赞同迷雾骑士的意见,于是便在弧光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当时惩罚者与凶手交战的巷道入口。

“惩罚者就是从这里进去追捕那个袭击者,虽然我没有跟上去,但当时的枪声很猛烈,袭击者肯定是携带了重武器的。”弧光回忆了当时的场景,坚定地说道。

“请各位留心点,无论发现了什么可疑的地方,请务必向我汇报一下。”孙小圣一脸认真地看向众人,接着便做出了行动的手令,一行人又投入到忙碌的搜索工作中。

他们不知道的是,距离他们三百多米的一栋废弃高楼上,一个穿着风衣,头戴骷髅面具的神秘人,正透过特制的高倍望远镜,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奇装异服的怪人。

一个将自己打扮成兔子似的女孩,她脸上画满了诡异的色彩图案,可爱与惊悚矛盾地存在于她身上。

另一人是个身躯庞大的壮汉,他头戴着只露出眼睛的特制头盔,身着一套被他肌肉撑得绷起的红色防护服,他就像座小山般,静静地站在兔女和神秘人后边。

“别担心,努克,你的痕迹我已帮你消除得干干净净,他们绝不会找到所谓的线索。”神秘人背后的阴影中,突然传出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

神秘人似乎对此见怪不怪,“暗影,你要永远记住,失败,往往就在你最自信的时候发生,我宁愿谨慎点,也绝不允许意外的发生。”他压低声音说道。

“……”暗影陷入了沉默,显然不想争论这个问题。他不需多说,只需去干就行了。

“呵呵,还拯救小队呢,还不是被我们耍得团团转。”兔女语气轻蔑地说道。

巨人依然沉稳如山,一声不吭。

“嘘,别忘了,对方还有个“人形雷达”,小心被他听到了我们的动静。”神秘人显然掌握了拯救小队成员一定的能力资料,他做出噤声的手令,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接着,他便继续投入他的观察之中,趁他们还没找到线索前,他要把一切能暴露自己的风险都扼杀在襁褓之中。

这,就是作为世界最顶级特工的基本素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