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艺术高清大胆

神药城三分天下,除了被毁掉的王室石殿之外。77dus.com紫虚洞天和战院也各有一座。是他们在秘境中的根地,统治着一片区域。

在叶倾城的带领下,离歌等人都向着紫虚洞天的石殿走去。

而且穿过这座石殿之后,便是一座园林式设计的石屋,专供紫虚洞天的弟子休息。

离歌在梦无锋的搀扶下进入到了其中的一间石屋。

这里的摆设不多,除了一张硬邦邦的石床和一张桌子,一个茶壶,几个茶杯之外再无他物。与普通的寻常人家没什么两样。

“离兄,我就住在你的隔壁,若是有事的话可以叫我一声。”梦无锋道。

“谢谢。”

离歌没有拒绝,他知道梦无锋是在报答自己当初的救命之恩。

梦无锋走后,离歌也开始闭目,盘坐在石床上面。

他在回忆那一战的点点滴滴,加以感悟。

这一次的生死边缘游走,差点陨落,但也让离歌进一步明悟到了自己的神阙之能。

很快,离歌就进入到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之下。沉浸在了一种深层次的领悟之中,眉心不断发光,体表也出现了生死两种纹络。

此外,离歌的腹部也在发光,形如太极般的神阙在阴阳互抱,生死相依,演化太极道图。喷涌出了无尽活力,他一身的伤势都在渐渐愈合。

并且,阴阳互抱的神阙在循环不息,两枚阴阳眼也闯进了另一方天地,调动五脏之力。

心脏与脾脏诵经,盘坐着古老神袛。牵引出了人体的深层次秘力。

尤其是神阙本身,在这种作用下俨然成为了一方初始母地,有着影响其他天地的能力。

当然,在这个领悟与修炼的过程中离歌偶尔也会醒来一次。将身上的宝药当做萝卜和白菜啃食。

直到离歌的伤势初步痊愈之后,他已经用掉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离歌这一次的消耗太大了。可以说是他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

不过这种大战也确实如离歌所说,在生死边缘游走,压榨自身,本身就蕴藏着莫大造化。

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体悟那一战的经过,离歌有着非常惊人收获。

不说其他,单指他对神阙的再次领悟,就足以让他的实力提升一大截了。

与此同时,秘境中的群山陡峭之地,壁刃千丈。有一座巨大的残破龙巢横陈,度过了万古岁月。

稀薄的混沌缭绕,龙气蒸腾。各种奇异的神石发光,让这处巢穴明亮如白天。

楚川,一个略显阴冷的男子。此刻就在这座残破的古龙巢中闭关,以这里的龙气滋养自身。

因为楚国王室的嫡系一脉全都是强大的九龙战天体。

当然,绝大部分的九龙战天体都是假的,只是拥有那种体质的部分血脉而已。

楚川就是其中一个。

可是他找到了这座残破龙巢,若是能借助残留下来的真龙之气精粹自身血脉的话,他的体质也有望更进一步。

或许还无法成为真正的九龙战天体,但至少可以让自己的血脉进一步精纯,成为半血的九龙战天体。

对楚川来说,这座残破龙巢无疑是他在秘境中得到的一桩最大造化。

此刻的楚川体表演生出了九道金色龙纹,栩栩如生,有源源不绝的真龙之气涌来,没入他的躯体。冲刷着他的血肉与神魂。

在楚川下方,跟随江华出去的那群人也都回来了。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额头冒着冷汗,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真没想到,才短短的半年不到而已,他的成长竟能如此惊人。”

在这座残破的龙巢角落,有一名气宇轩昂的男子道:“不过身为莫天问的传人,他能有这份本事倒也不算意外,只是可惜了江兄。”

“他已蒙生死意,也算是死得其所。”楚川的声音很冷,冷的听不出任何感情波动。

“江兄、楚欣、地狱犬,江杰,此次全部战死。殿下这一次也算是伤亡惨重了,不知道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那名气宇轩昂的男子走了出来,脸上似笑非笑道:“据我所知,殿下目前还无法出关吧。”

“皇甫轩,你是想趁火打劫吗?”楚川冷厉道。

“殿下这话说的有些严重了。”

皇甫轩道:“此人的成长惊人,若是再给他一点时间的话必会成为殿下的大敌。而且他的身后还站着那个疯女人。在这秘境之中,当是除去他的最好机会。当然,若非必要,我实在是不想与这样的人为敌。”

“是吗?”

楚川冷声道:“江华虽有死意,但却是全力一战。你败在江华手上多次,凭你也妄想杀他?”

“这一点就不用殿下担心了,我自有我的办法。”皇甫轩的笑容自信,配上那张英俊不凡的外表,很是迷人。

“你想要什么?”楚川的眼神阴鸷吓人,布满了浓郁杀机。

“三滴化龙液!”皇甫轩道,没有理会楚川的可怕眼神。

“化龙液?”

楚川的眼神变得越发可怕,面沉如水。他发誓,等他出关之后一定要杀了这些敢趁火打劫的人。

皇甫轩、剑非帆,还有那个离歌。

尤其是离歌,血洗神药城的石殿,让他损失惨重,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以化龙液换来了剑非帆的守关承诺。

如今,皇甫轩竟然也想要化龙液。这是赤裸裸的打劫。

他得到的化龙液本来就不多,而且此次的蜕变也需要用化龙液来支撑。所以连江华都没有一滴。

若是真给出去的话,怕是连他自己都不够用了。

“两滴!”

楚川道:“而且你必须拿他的头颅来见我,到时候我再给你化龙液。”

“成交!”皇甫轩自信一笑。

等他离开之后,楚川也盯着皇甫轩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杀机十足的森然笑容。

龙巢外,四周的巍峨群山断裂,切面光滑,弥漫着不朽剑意。

皇甫轩从龙巢中走了出来,带着一种天生的自信笑容道:“我让你们找的人都找到了吗?”

“找到了。”

守在龙巢外的一名年轻修士道:“九极殿的八图和九宫福地的骆裴目前正在神药城附近。闪电湖的闪电子也已经明确表示他可以出手,但是事成之后他需要那块神骨。至于葬星魔蝶,一个月前的那一战让它元气大伤,怕是在短时间之内无法恢复过来。而且……”

说到这里的年轻修士一顿,对皇甫轩小声附耳的说了一句。

“哦?”

皇甫轩神色意外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听闻他此次的伤势极重,若是一直龟缩在神药城的话我还真拿他没办法。不过要动那个女人,就不得不提防叶倾城,这个有着化神第一人之称的女子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少主放心,叶倾城和叶玉虎这两人在救下那个人之后第二日就离去了,目前不在神药城附近。”

皇甫轩点头道:“别伤到她。我暂时还没有与叶倾城为敌的打算。只是……”

皇甫轩想了想道:“若是他不出城呢?”

那人信心十足的答道:“少主,他若是不出城的话梦无锋肯定会与他决裂。而且他终究不是紫虚洞天的弟子,若是与梦无锋等人决裂的话,他也势必无法在神药城继续待下去了。”

“不错。”

皇甫轩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愧跟我多年,总算有些长进了。”

“既然如此……”

皇甫轩露出了一抹嗜血冷酷,牙齿森白道:“通知刺玄道的猎杀者,十天之内,他若是能成功杀掉目标的话,我的价钱可以再翻一倍!”

“对了!”

皇甫轩似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想个办法,让火神宫的人去做此事。如此一来,就算那个女人真的不幸死了也与我们无关。”

“是!少主。”

那名青年应声答道。只是面色犹豫,想了想道:“只是……少主,我们最终的目标终究还是那个男人,若是真灵仙母……”

“无需担心。”

皇甫轩道:“就算那个女人想要发疯,也只会把这笔账算在楚川的身上。而且据我所知,那个女人和王室之间早已签下誓约。只要老一辈的人不出手,那个女人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就不会去管他的死活。”

“好了,你下去安排吧。”皇甫轩道。

他的目光也转移到了对面,巍峨的半山腰上,盘坐着一个面如刀削般的男子。

剑非帆,一个据说为了走出最强之路,曾不止一次自斩境界的妖孽男子。

剑非帆背负着一口雪亮神剑,盘坐在一座半山腰上一动不动,感悟那种万古不灭的强大剑意。

这是一个妖孽般的人物。浑身剑意弥漫,在感悟不灭剑意的同时他也在利用那种剑气淬炼自身。

然而,残留在山体上的不灭剑气太过可怕。即便是过去了漫长岁月,又有秘境中的规则压制,但那种不灭的剑意也足以绞碎真灵境的修士。

剑非帆只是支撑片刻了而已,他的身体就像是遭到了千刀万剐一样,遍体鳞伤,鲜血喷涌。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剑非帆的心中也早有准备。

他取出了一个小巧药瓶,在服下了一滴晶莹剔透,樱桃大的化龙液后。剑非帆一身的伤势都在瞬间痊愈。

一日、两日,剑非帆在不断炼化,感悟不灭剑意。

他的骨头开始鸣响,如万剑齐鸣,仿佛连血肉中都在演化剑气一样。有一道道剑气从血肉中冲出体外,斩到山壁上面,碰撞出了无穷火花。

“剑非帆倒也是一个人物。就是此人不受控制,无法为我所用。”皇甫轩有些遗憾的自语说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