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小话说全集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温弗里德指着呼呼大睡的怪物猫,看向陪着他一起熬夜的半精灵下属们,说好的魔法精灵,怎么就变成一只怪物。

虽然这只呼呼大睡的怪物,毛发还挺柔顺,气质还很高雅,甚至连巨大嘴巴两遍露出来的獠牙,都有晶莹如玉的质感。整体长相可能稍显怪异了一点,脑袋太大、嘴巴更大,比例恨不协调。

但是,越看越觉得这只怪物顺眼。

那股源自秩序之力的简单契约联系,也时刻提醒着温弗里德,这只怪物似乎很强大,远超前不久种出来的角鹰兽和枭兽。

“这个……大人,我活了一百四十六岁,从未见过和听说过这样的……神奇生物。”奥克塔薇尔顾问小心翼翼走到妖精大树下,看着花朵上的怪物,此刻的妖精大树还未消散,似乎怪物的孕育尚未完成。

“好奇怪的生物,可惜不知道它是什么。”狄恩娜镇长赞叹。

秘精灵族长兰德斯,一样摇着头:“我年轻时上过战争前线,但是从未听说过这种生物,或许大人您应该向布莱德利大人和黛丽丝大人求教。”

“我会的,不过,这家伙的孕育似乎并未结束?”温弗里德皱眉,感觉自己的金手指,一不下心就弄出了个大新闻。

这时候,忽然一阵风吹来。

有半精灵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忽然惊讶道:“似乎天阴了,刚才还满天星斗,现在一颗星星也看不见。”

“也起风了,该不会要下雨吧?”

本来这样的天气变化,在大森林里属于正常,尤其现在还是气候莫测的雨季。但奥克塔薇尔却似乎心有所感,她张开左手,迅速凝聚出一团由四系魔法元素组成的光球。光球不断旋转的同时,还有点点光芒向怪物的位置飘去。

“不对劲,大人!”

“怎么了?”温弗里德转过头问道。

奥克塔薇尔指着怪物,严肃说道:“气候变化不是自然形成,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激增,像是一阵魔法潮汐,而源头就是这只怪物!是它的孕育,引起了现在的变化,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它绝对不同凡响。”

听了奥克塔薇尔的话,温弗里德也亲自感受了一番,不过他主要以修炼奥术为主,对元素魔法亲和力还不够,只是隐隐察觉到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增多,但感受不到源头。

不过眼下也无需感受清楚,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种出的这只怪物,引发了局部天象。

诺雅忽然喊道:“大人,它……它要睁开眼睛了!”

众人寻声看过去,便看到怪物的眼皮跳了跳,这是苏醒的征兆。于是一刹那间,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全都期待着怪物的醒来。不知道是十秒钟还是三分钟,怪物几经挣扎,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皮。

那一刻,两道璀璨的绿色光芒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一双翡翠色的眼珠子,灵动的转了一圈。

轰!

天空猛然降下一道闪电惊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中妖精大树。

众人还未来得及惊讶,妖精大树便被雷光吞没,化作道道轻烟消散。而妖精大树中的怪物,不仅毫发无伤,落地时还把惊雷分散出的雷电吸收。只见闪电在它身上稍作游走,便渐渐没入毛发中。

“喵呜!”怪物发出一声类似猫叫的叫声,肥硕的身体下,是四只短粗的腿。

看上去有些臃肿,但迈起步伐却轻盈无比,灵巧的来到尚未回过神的温弗里德身边。它的脑袋高度已经与温弗里德齐平,体型却足足比几十个温弗里德相加还要庞大。低下脑袋,亲昵的拱了拱温弗里德。

差点把没有准备的温弗里德拱了个趔趄。

没等温弗里德做出反应。

天空又是一道闪电惊雷落下,直接朝向温弗里德和怪物。

“大人小心!”奥克塔薇尔顾问瞬间释放一面魔法盾,笼罩在温弗里德的头顶上,试图组织闪电惊雷。

闪电的速度眨眼就击碎魔法盾。

但并未落到温弗里德头上,而是怪物不知何时张开嘴巴,一下子就把闪电惊雷吞下去,仅有几道细小的闪电在它大嘴巴附近闪了闪。

“吃……吃掉了……”一名半精灵结结巴巴的惊叹。

温弗里德同样被吓了一跳,不由得心有余悸的抬起头,想要看看还有没有雷电落下。这一看不要紧,果然又是一道雷电降下。他瞬息之间纵身一跃,远离这只刚出场就被雷劈的怪物。

不过和之前一次一样,怪物只是张张嘴,就把雷电吞掉。

仿佛雷电不是来劈它的,而是给它补充营养,如此在众人忐忑与沉默的注视下,怪物舒舒服服吞下后续六道雷电。

算起来之前的三道,一共有九道雷电。

“感觉像是天劫……地球传说中,有妖物出世,或者有修士渡劫,都会降下九重天雷劫……我种出来的这只‘猫’算是妖物吗?”温弗里德看着头顶重新出现的星光,渐渐恢复清明。

九道雷电的时间,足以让他平复心态与情绪。

“喵呜。”怪物吃完九道雷电,又来到温弗里德身边,亲昵的蹭着他,隐约的心灵感应,可以感受到它发自内心的开心。

“跟我过来。”温弗里德摸了摸怪物顺滑的毛发,引导着它来到客迈拉广场,“你就在这里休息,不要随便乱跑。”

“喵呜。”

怪物温顺的趴在地上,像一只猫一样眯眼养神,几乎是刚眯眼,接着就听到它呼噜噜的呼声。

温弗里德呆了呆:“这就睡着了?”

通过心灵感应感受到怪物的心灵已经进入宁静祥和的睡眠状态。

“可能是它承受太多雷电,累坏了。”奥克塔薇尔顾问试图解释一句。

“你们替我在这里看着它,我需要立刻询问我的父母,这到底是什么生物。”温弗里德说完,匆忙赶去魔法球树屋。

顾不得现在属于半夜。

他先沟通了哨兵部队的魔法球,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偷懒,等了半天对面也没有接通。于是他换成了飞羽镇的魔法球,片刻后,一张与温弗里德三分相仿但更稚嫩的脸,出现在魔法球画面上。

“温弗里德哥哥?”

“是福尔德斯啊,父亲母亲有没有回家?”

“父亲尚未回家,母亲在家。”

“去请母亲过来,我有重要事情需要咨询母亲。”

“好的。”弟弟福尔德斯·红箭,虽然一副面瘫表情、语气也和记忆中一样冷淡,但行动丝毫不慢。

很快就把打着哈欠的黛丽丝·明翼喊过来:“温弗里德,我的孩子,是什么困难困扰着你,将我从睡梦中吵醒?”

“是这样的,母亲……”温弗里德将怪物的出场和形象,仔细描述一遍,“我现在很困惑,自己究竟种出来什么神奇生物。”

黛丽丝似乎思考了好一会,才试着回答道:“我不敢确信,但我小时候听说过一个传说,一个关于‘永无兽’的传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