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泉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几十年来赫拉迪姆一直在严密搜索着第三魔王的踪迹,终于暗黑破坏神迪亚布罗在西方世界的一个小王国,被吉瑞·凯恩带领的一班赫拉迪姆僧侣抓到,僧侣将迪亚布罗的灵魂之石埋藏在坎德拉斯大陆的塔尔桑德河畔,一个隐蔽的洞穴内,并在其上建立了一个含有巨大陵墓的赫拉迪姆修道院,他们也建立了自己的村庄崔斯特瑞姆,从此居住世代监视。

随着时间的流逝,僧侣们又在大修道院的地下建造了层层相连的地下墓穴,用以安葬他们先前在此逝去的烈士遗骸。

——封魔后篇

“找到卡夏,她会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走。”

于是阿笑来到了训练营,这里主要是佣兵刻苦修行提升力量的场所,少数转职者也会前来练习箭术,多一份防身之术。

作为佣兵领袖,卡夏其实才是罗格营地的实际的掌控者,自古枪杆子里出政权,即使是阿卡拉做出一些决定,也要征求卡夏的意见。

阿笑之前也曾远远的见过卡夏一面,听说她为人非常难以琢磨,面对鲜血和死亡从来不会退缩,她的xìng格非常急噪但是一位真正值得信任的战士。

“小子,我注意你很久了,你一直在我眼前晃悠什么?”

“你好啊,卡夏大人,我是德鲁伊阿笑,请问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呀?”

阿笑见自己都在卡夏眼前处了老半天了,这个女人却半点发布任务的意思也没有,他只好主动询问,俗话说得好,际遇都是自己创造的。

“没有!”

“什么?卡夏大人请你再好好想想,你真得没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这个可以有啊。”

“这个真没有。”

得到这个回答的阿笑,心眼儿一阵阵的抽搐,直觉告诉他,似乎又被系统给耍了。

“你小子还不从老娘眼前消失,难道想找揍?”

于是阿笑闪离了,卡夏是个7级的佣兵,2000多的攻击力晃瞎了青年的眼,难以想象一个佣兵竟然能够突破人类极限达到这种地步。

既然得不到任务,阿笑反而也不着急了,冰冷之原的杀戮岁月让他身心疲惫,他打算在营地休整一番。白天他要么带着噜噜去吃小吃,逛逛市场,要么去训练场练练箭术,也在卡夏面前混个脸熟,晚上就潜心修行真气,心平气和,rì子也就这么过着,直到这一天,阿笑在大街上被人堵了,来得还是熟人。

“阿笑,我终于逮到你了,虽然想到噜噜绝不可能是你的女儿,不过你竟然让一个女孩子叫你主人,还让她和你睡一个房间,我很气愤,所以,现在我要和你决斗!”

雪兰横刀立马,气势颇足,她可是找了青年好些天了,今天说什么也要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小子。

“呀,小丫头竟然已经3级了。”

阿笑的惊讶顿时让雪兰脸上的怒火变成了得意。

“哼,那是,我可是未来最伟大的法师雪兰阁下......”

“跟我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阿笑的后话又奇迹般的让雪兰脸上的得意变回怒火,阿笑本来才转职几个月,少女还不好意思欺负他,可是现在却觉得很有必要让这个小子明白天多高地多厚,对待高等级的转任泉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职者就要保持应有的尊敬,而尊敬这种东西也是少女从未在青年身上感受过的,这更让少女觉得委屈。

“如果你输了,就要让噜噜恢复ì yóu,”雪兰又对噜噜说,“我说过我一定会帮你的,让你脱离他的yín威。”

“主人什么是yín威?”

阿笑无言以对。

“如果是决斗的话,我最喜欢了,不过小丫头,如果你输了怎么办呀?”

面对无理取闹的少女赤果果的挑衅,阿笑同样觉得应该让她清醒一下头脑,两人的想法奇迹的不谋而合了。

“我怎么可能输呢,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拿出个彩头,就是......”

“噜噜可是我的宝贝,如果你随便拿出个破烂,我可不和你比试。”

阿笑在雪兰的眼中越发的邪恶着。噜噜却兴奋的一把扑到青年身上,“噜噜真得是主人的宝贝?噜噜好开心呢。”

阿笑神sè平静,“噜噜你当然是我的宝贝啦,不过你能不能先把脚从我背上拿开......”

阿笑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加快自身的修行,至少力量要超过噜噜的800,总是被女人推到这让大男子主义的青年内心受到了鞭策。

“那么我就拿出这件圣骑士斗篷,它可是我转职以来爆出的唯一一件魔法装备,一直想换个属xìng好一点的法杖的,”雪兰一咬牙,“如果我输了,那它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看起来应该很值钱,好吧,既然你想送给我,那我就收下了,呵呵......”

法师少女的眼中足以瞬发火球术,最终她忍了下来,她要让火焰积累,最后一刻让某个青年知道,女人绝不是好欺负的。

转职者之间的战斗可不被人提倡,在别人看来这是自相残杀,所以阿笑和雪兰相约来到了鲜血荒地。

雪兰最近确实很用功,心里藏着劲儿呢,攻防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显示了她高超的天分,但是既然是天才,就注定要经受一些磨难。

青年没给少女任何希望,装备德鲁伊、重击两张卡,攻防瞬间达到了恐怖的900,决斗在第一秒开始,并在第二秒结束。

“圣骑士斗篷,真不错,虽然我不能用,可是看着也舒服啊。”

看着自己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任泉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成了别人的,雪兰“哇”的一声,竟然毫无气质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你欺负人......”

哭声之凄厉,阿笑闻之落泪。

“别哭啦,要不这件斗篷我不要了行吧,或者你不是想要法杖么,我用这根法杖当作是和你换行不?”

“我才不要你的破法杖呢,我的斗篷可是+1祈祷的小极品呢,你的破法杖怎么可能比呀。”

“真的不要?那算了,这个可是有+2的火弹呢......”

“嗖”的一声,阿笑手中的法杖已经没了。

一旁少女紧紧抱着法杖又亲又蹭,“哇哈哈,这下我的火弹就有3级了耶,阿笑小子,这回我不怕你了,咱们再来比过,你输了的话,不但要把披风还我,还要让噜噜ì yóu。”

“呵呵,好啊,但是你输了怎么办,别想拿法杖抵押,那本来就是我的。”

拿这么好的法杖抵押少女还舍不得呢,可是拿什么比呢,事实证明女人都是疯狂的,少女一咬牙,“如果我输了,我,我就和噜噜一样叫你主人!”

“还是不要吧......”

“你知道怕了?哈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看我的3级火弹......”

于是,阿笑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小尾巴。

“雪兰,咱俩刚刚说的都算开玩笑行不,你ì yóu了,你可以远走高飞了。”

“不行,除非你也给噜噜ì yóu。”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告诉你实情了,其实,‘主人’这个词只是我的小名而以......”

“你糊弄谁呢。”雪兰瞬间拆穿了青年的谎言。

阿笑脸sè突然沉重,慢慢走到噜噜的身边,一把抱起少女就跑,强悍的力量加持让他眨眼就消失在了法师的视野中,法师的敏捷本来就弱,雪兰又是一发愣,这哪里还追得上。

“可恶的阿笑,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