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460章 到底愿不愿意?

虞正平在临走的时候,偷偷在老太太的枕头底下压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既然不能尽孝于跟前,那就让老太太多买点喜欢的东西吧。

当然,对于自己的孙子小顺顺,他也给了见面礼,虞之归不让要,但是老太太示意文佳收下,文佳谢过虞正平,替儿子收了起来。

“你在外面也要注意身体,这慢慢上了年纪,又受过伤,还是多注意一些!”老太太叮嘱虞正平,那感觉仿佛回到了二十五年前,她送他上战场的时候。

虞正平听着母亲一点一滴的叮嘱,眼里的泪一点一点的涌在眼眶,他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然而转过身离开的时候,他的眼泪瞬间爬满了脸颊。

虞之归心情闷闷的,既然对他心存芥蒂,那么他消失在他的生活中自己本应该高兴才对,可是现在,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倒是有些惆怅。

文佳陪着老太太在门口站了半天,知道虞正平的背影彻底的消失不见,这才转身回来,她清楚的看到了老太太眼角那浑浊的泪水。

文志回来的时候,家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最近,他扎了针回来,有空闲的话,就在院子里打拳,这是虞之归交给他防身的招数,虽然动作不好看,但是胜在狠辣,招招都在致命处。

自打上次那个家具店老板的大案被侦破之后,文志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之前可能是个热血青年,无知无畏,那么现在的他,就变得有些多疑、警惕和敏感。

文志打拳的样子,逗得小顺顺咯咯的笑了起来,老太太觉得有些乏了,自己回屋歇息去了。

“哥,你歇一会儿吧,我这手头上还有点事没有干完,你帮我照看一下孩子!”文佳惦记着昨天的一个稿子没有画完,趁着这会有功夫,赶紧去画完。

“你等我一下,我擦把汗,洗个手!”文志停下来,原地歇息了几秒钟,对文佳说道。

文志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外甥也是极尽宠爱,正是有了这个小家伙,才让文志开始慢慢向往起妹妹一家三口幸福的家庭生活,也许结婚也是个不错的事情。

一年又一年,在莲花的念叨声中,在文佳包起的饺子里,悄无声息的过完了,这一年,在刘川志给自己寄过来的信上说,工厂的效益很是不错,除了年底给每个工人一个大红包之外,净利润翻了一番,虽然饰品专营店没有服装厂赚的多,但是也很不错,最起码文佳靠这个饰品专营店当上了万元户。

杜晓娟破天荒的过完了元宵节才来的沪海,当然,少不了莲花让带给文佳的各色吃食。

文志的头疼已经完全好了, 老中医说他这个受伤的时间短,好治,要是拖的时间长了就比较麻烦。

现在,文志把大把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夜大讲课的时间毕竟有限,课下还需要更加的努力。

杜晓娟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而且文佳发现,她越来越会打扮自己,而且,时不时的还会带回来一些小玩意。

春天,万物复苏萌动的季节,那春风里已经带着淡淡的暖意了,之前下了班基本上七点晓娟就回来了,但是今晚,一直到晚上十点,也没见晓娟的影子。

“晓娟这时候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干啥去了,会不会有危险?”文佳洗完脚,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虞之归坐在桌子上写报告,明天他要作为代表在会议中发言,正在头疼伤脑筋,这拿笔杆子比拿枪还难。

“要不,我出去看看?”虞之归正发愁明天的稿子怎么写,听得媳妇儿这话,于是就想着出去透透气,顺便看看。

“那好吧!”文佳点头,虞之归像得了赦免令一样,窜了出去,外面的月亮是那么的可爱,银杏树上新发出的嫩芽是那么的青翠,虞之归还是觉得这搁外面比在桌子前有意思的多了。

文志也没有回来,文佳突然想,该不会是晓娟和文志在一起吧……

还好,在虞之归打开院子的大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差点把在门口要进来的文志一拳打飞,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待看清楚对方,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晚了,你要出去?”文志看着虞之归的样子问道。

“小佳说你们村那个叫晓娟的姑娘这么晚还没有回来,怕出什么事情,我就想着出来看看!”虞之归说道。

文志想了想,转身跟在虞之归身后,说道:“我跟你一起吧!”

寂静的街道上,偶尔能听到小虫子的叫声,月色很是鲜亮,两个人站在街上闲聊着,等了好大一会儿,才发现远处远远走来两个人影。

虞之归示意文志不要说话,朝文志摆摆手,两个人就藏在了梧桐树后面。

杜晓娟今天特别的开心,因为这个叫潘乐超的男青年今晚上请自己吃饭,吃过饭,两个人去公园里散步,他竟然还向自己表白了,他说,他喜欢她很久了,他说,他想跟她处对象……

杜晓娟的脸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娇羞朦胧,看的潘乐超更加的欢喜,忍不住牵起了杜晓娟的手,正直万物勃发的季节,热血的青年男女忍不住越凑越近,杜晓娟慢慢闭上了眼睛,就在潘乐超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杜晓娟甚至都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吹在自己的脸上,有人一声大呵,吓的潘乐超一个机灵,赶紧拉着杜晓娟往前跑,两个人一路跑一路小,站在大街上笑了好久……

杜晓娟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的感觉,之前,当她情窦初开的时候,那个影子是可望不可即的,但是现在, 有个人喜欢着自己,原来是这样的感觉,这感觉让杜晓娟忍不住依恋起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到底愿不愿意?”虞之归听得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猜我愿不愿意!”是杜晓娟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温柔娇羞。

“你要是不说,我就当你是愿意的!”男青年的声音响起来了,虽然杜晓娟并没有明确答应,但是他知道她分明是愿意的。

“你真是讨厌!”杜晓娟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虞之归和文志的耳朵里,两个人听得是一身鸡皮疙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