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蓝心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二百来颗人头落地,当天,法场之上却是没出现什么乱子的,毕竟,有神机营的兵马守卫,更有曾毅下的命令,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乱子,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二百来颗人头落地,却是让整个京城都染上了一股肃杀的气氛,整个朝堂上上下下也被这气氛给感染了。

整个朝堂上,却是难得的出现了一次的安静。

最起码,这两三天,安静的很,没人对这件事提起任何的不满,也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奏折,仿佛这二百来颗人头落地根本就是不曾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天下学堂的开堂。

天下学堂的开堂,这是整个大明朝上上下下都关注的事情,整个士林同样如此,可以说,这对士林而言,是件天大的好事。

而随着天下学堂的开堂,各地的学堂可以说是一窝蜂的全都挤满了人。

原本,学堂修建的就不是太大,所以很容易爆堂的。

这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学堂根本不用修建太大,其虽然开堂,可容纳的人都是那些上不起学堂的。

所以,就算是学堂开堂以后,仍旧会有那种家族式的学堂和收费的那种,而朝廷办的这个学堂虽然是免费,可终究肯定不会如同收费的式那种学堂一样。

最起码,现阶段肯定不会,这是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

所以,前段时间学堂爆堂,只不过是一个新奇罢了,日后会慢慢恢复平静。

而曾毅,则是要在这期间掌握情况,然后在推行后世的那种寄宿的制度,这其实现在也有,不过都是些高级的学府才有的。

但是,曾毅要推行的,是从初级的开始推行。

没办法,这个年头交通工具不方便,若不然,真是每个月抽几天的时间开堂,怕是有不少穷苦家的孩子还是没法去学堂的。

而曾毅所做的,却是为了下一代考虑,站在这种大公的角度上,自然是要考虑周全,而并非是顾忌得失的。

这事情,原本就是消耗银子的事情,这是培养下一代的,不能用银子来衡量。

只不过,这并非是后世,所以,曾毅才会先推出这么一个雏形,其余的,慢慢的收集各种资料,然后进行更该。

最为主要的,则是等国库的收入差不多的时候在进行下去。

若不然,国库的收入抵不住的话,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国库是有富裕的银子,但是,却还是不能承担这种寄宿的消耗,要知道,这可并非是少量银子就能管用的的。

所以,这必须是要在国库收入能年年有余,然后方才能进行下一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各种条件,若是现在不管国库的情况,直接推行出来后世的寄宿且由朝廷掏银子,制度什么的,曾毅也能赶制出来,可是,国库现在的银子能坚持多久?

总不能每次都抄家去吧,那肯定是不成的。

“总算是能安静几天了。”

曾毅伸了个懒腰,那二百来颗人头落地带来的震慑及天下学堂开堂带来的冲击,足以让曾毅的威慑力及威望达到一定的高度。

这个时候,想要再来找曾毅的麻烦,就要先想一想若是不成,那结果是什么。

且,这个时候,对曾毅心生不满的,肯定有,而且,不会少,毕竟,曾毅的军备革新及已经透漏出来的大规模的革新是要触动太多人的利益的。

所以,心里对曾毅不满的,绝对不会少,而且,还都是那些个高官权贵们,因为几乎每次的变法革新,都会要触动一些上层的利益的。

但是,心里对曾毅不满的人是不少,可是,不满归不满,心里发发牢骚或者私下里发发牢骚这没问题。

可真若是让他们站出来对付曾毅,怕是没几个人敢站出来的。

尤其如今,曾毅先是砍了二百来武官的脑袋,天下学堂已经开堂,曾毅的威慑及威望已经深入人心,这绝对是一个大的威慑。

最起码,最近一段时间,在曾毅不在进行新的变法革新之前,这军备变法革新,是没人会在进行干涉了。

无他,军备的变法革新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得益群体已经被曾毅给打散的差不多了。

甚至,军备变法革新所能触碰到的得益力量已经被曾毅给消磨的差不多了,可以说,如今牵扯军备革新的大部分得益群体都被曾毅给打掉了。

剩下的有,但是,却是上层的,问题是,中下层的已经被曾毅给连窝端了。

试问,如此情况之下,中下层的得益群体被连窝端了,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上层还存在,谁为他们站出来摇旗呐喊?

没了摇旗呐喊之人,他们总不能直接站出来和曾毅对着干吧。

要知道,曾毅打掉他们这个上层群体的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只要他们敢直接站出来,中间没了遮掩,曾毅就敢直接把他们全都给收拾了。

更何况,他们站出来,也成了独自一杆,没了下面的人给他们摇旗呐喊也是不行的。

所以,现在,剩下的那些个上层官员虽然心里肯定不愿意,可是,却也是只能先忍着了,等什么时候曾毅进行下一次革新的时候,他们在跳出来阻拦。

只要一次成功,曾毅倒台,他们就有信心把军备这边重新恢复了。

毕竟,军备这边的革新不成了,可是,未来各个领域的革新,那些革新的利益群体曾毅可是还没碰到的。

所以说,现在,曾毅可以安心一段时间了,军备革新等于是成功了,剩下的麻烦不会太大了,最多,是一些小麻烦了。

军备革新这胜利的果实,曾毅基本上已经给揣兜里了,除非是曾毅制定的规矩不合理,或者是出现其他一些不可预测的意外。

“大人,要出去游玩吗?”

燕南飞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曾毅的身边,笑着道:“这几天,陛下那边可是派宫里的人催了好几次了的。”

曾毅闻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正德就是这脾气,就不可能在宫中憋着的。

原本,按照正德的脾气是肯定不会在宫中呆着的,可问题是现在因为宫中那位有了身孕的问题,以至于正德没法离开。

毕竟,这可是正德的第一位龙子,不管日后如何,但任何一个皇帝的还未出生的嫡长子都会让皇帝重视的。

所以,正德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甚至,从正德这个时候搬回宫中就能看的出来正德对他这个嫡长子的重视程度。

所以,这个时候正德虽然想趁着这个春季盎然的时候出去游玩,可却又注定了不能离开京城。

这一点,现在却是根本不用百官担心了,现在宫中有能让正德牵挂的。

不能离京,可正德却又在宫中呆闷了,只能是在京郊游玩了,可京郊这附近正德早就玩腻了,只能是拉着曾毅往远处跑了。

当然,也不能跑的太远,最多也就是在宫外一两天的距离,可若是让正德一人去游玩,却又没什么意思了。

游玩,自然是要拉上好友二三一起的。

只是,曾毅却是不愿意离京的,或者说曾毅懒。

有时候曾毅或许会想着离京找个地方隐居或者住一段时间,但是,曾毅却是不愿意游玩的。

在曾毅看来,游玩太累了,不就是看看风景什么,不值得啊,曾毅这奇怪的心思却是让他不愿意出去游玩的。

尤其是如今,曾毅行事可是一直小心翼翼的,总不能让人给扣上张蓝心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一个奸臣糊弄皇帝的大帽子吧。

“唉。”

曾毅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真是头疼,这个时候离京,这是让我背黑锅的啊。”

曾毅也不傻,这个时候正德离京,的确,正德是因为宫中的牵挂不会在外面呆太久,可问题是,凡事都有万一,若是正德在外面玩疯了,那这黑锅谁背,肯定是他曾毅吧。

而且,在曾毅看来,这个可能是极大的,所以曾毅不想离京游玩。

“您若是不去,不妨找个借口。”

燕南飞苦笑,他算是看出来了,在自己大人眼里,当今圣上就是个胡闹的孩子,无奈可又没法。

“算了,这事让陛下一人去吧。”

曾毅笑着,无奈的道:“这黑锅可不能背啊,现在背总比以后背强。”

说完这话曾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方才叹了口气道:“让内阁那边准备一下,这事,内阁总是要知道的,这几个老家伙,可都精明着呢,就算是瞒着他们,也瞒不住,还不如这黑锅让他们也背呢。”

其实,对于正德离京游玩,这事曾毅也是无奈的,其实,在曾毅看来,任谁被闷在一个大牢笼内都是会闷的。

更何况正德原本就像极后市的叛逆青年,根本就不遵守任何的规矩,更不愿被任何的规矩所束缚。

而后世的叛逆青年就算是家人管不住可终究还有法律来约束,可是正德呢?

根本没人能约束正德,大明律也是不能。

可以说,正德就是大明朝的天,可想而知,对于这样的叛逆青年曾毅该是何等的头疼。

可偏偏,头疼的同时曾毅还有些同情正德,身为皇帝却被一系列的规矩所约束。

虽说正德喜欢打破规矩,可是其所受到的阻力也是不小的。

“内阁的那几个老家伙,也看热闹太久了。”

曾毅嘿嘿笑着,的确,自从正式和内阁确认了联盟关系以后,内阁那边可以说是真的一直在看热闹。

曾毅是大都督以来,内阁那边可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这对曾毅而言是好事,可却也是麻烦,曾毅可不想他这边忙着内阁在那边看热闹。

这事,若是喜欢揽权的人自然是喜欢的,可问题曾毅不喜欢揽权。

“大人,您不如和陛下一起出去游玩。”

燕南飞犹豫了一会,方才继续开口,不过,这话却是和刚才的语气不一样了。

很明显,燕南飞现在说这话才是真心话,在燕南飞眼里曾毅的确需要放松,毕竟,曾毅太忙了。

而且,上次曾毅的大病可就是心力交瘁而来的,而如今,曾毅大病其实才没过去多久的。

这军备的事情可是曾毅一直在忙活的。

看似大局曾毅已经布置好了,可其实那些个细节却也是很耗费心神的。

所以,其实燕南飞心里是想着曾毅也出去游玩一番的,只是,这事燕南飞说了不算。

“倒不如在家来的舒心。”

曾毅笑着,摇了摇头,却是仍旧不愿意出去张蓝心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他和正德的关系是不错,可问题是和正德出去那就是个天大的麻烦。

在曾毅看来,正德就是个随身附带麻烦的事主。

更何况,这次的确好不容易放松下,所受到的阻力也是不小的。

“内阁的那几个老家伙,也看热闹太久了。”

曾毅嘿嘿笑着,的确,自从正式和内阁确认了联盟关系以后,内阁那边可以说是真的一直在看热闹。

曾毅是大都督以来,内阁那边可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这对曾毅而言是好事,可却也是麻烦,曾毅可不想他这边忙着内阁在那边看热闹。

这事,若是喜欢揽权的人自然是喜欢的,可问题曾毅不喜欢揽权。

“大人,您不如和陛下一起出去游玩。”

燕南飞犹豫了一会,方才继续开口,不过,这话却是和刚才的语气不一样了。

很明显,燕南飞现在说这话才是真心话,在燕南飞眼里曾毅的确需要放松,毕竟,曾毅太忙了。

而且,上次曾毅的大病可就是心力交瘁而来的,而如今,曾毅大病其实才没过去多久的。

这军备的事情可是曾毅一直在忙活的。

看似大局曾毅已经布置好了,可其实那些个细节却也是很耗费心神的。

所以,其实燕南飞心里是想着曾毅也出去游玩一番的,只是,这事燕南飞说了不算。

“倒不如在家来的舒心。”

曾毅笑着,摇了摇头,却是仍旧不愿意出去,他和正德的关系是不错,可问题是和正德出去那就是个天大的麻烦。

在曾毅看来,正德就是个随身附带麻烦的事主。

更何况,这次的确好不容易放松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